木三

【过激】all橘 主富贵橘

幽青:

写得很烂,随时跑路。
【有没有后续,完全看心情和反响】
【本墙头草在45,25甚至85,75间摇摆】
【请给我点建议】
【以至于我不知道打什么tag】
【等我确定了之后会把多余的tag删了的】
【其实我是想看np穿军装才写的】


ooc 自娱自乐 没有文笔
【请勿上升真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南方的六月,临近暑期,逐渐闷热。偶有氤氲了湿热的微风吹过,扰乱蝉鸣,毫无清凉之意。


黄明昊悄悄俯身在A班的窗外,保持姿势一动不动,汗水浸湿了衣领,被扯开领口的白衬衫看起来并不算整齐。


他从未被窗帘遮住的缝隙外,探出个脑袋,眼神往讲台上瞟。
准确地说,是在偷瞄站在讲台后,穿着制服拿着教棒的那位。


作为全军校的尖子班,A班的待遇自然比较好。教室里的空调风力还算足,林教官穿得多,倒也不嫌热。


腰间的皮带束缚着修身的军绿色制服,内里的衬衫被束进黑色长裤里,脚踩的马靴锃亮而一尘不染,看得出是个有洁癖的处女座。


林彦俊站得直挺,俯视着班里的学生,看着一个个熟悉的面孔,了无生趣。


眼神一晃,注意到了窗外瑟缩的小朋友,刚提起神打算细细观察,就见小朋友慌慌张张地溜了。


匆忙的脚步声回荡在寂静的走廊。


黄明昊在跟林彦俊对视的瞬间就想到要跑,那看猎物般的眼神让他心里有些发毛,但回过神又有些小雀跃,这是林教官第一次注意到他的存在。


他总是趁自习课的时候溜出来,算准林教官上课的时间,然后跑来隔壁班偷瞄他心目中全军校最帅的人。


偶尔失败了几次,被发现旷课,好在他们班的王教官很温柔,每次都只是语重心长地教育几句话。


王教官全名王子异,看起来很凶,长得很酷,无论是实战还是理论都很出色,刚入学的时候黄明昊还被震慑了一会儿。


结果在他发现王教官是个人尽皆知的老好人后,浪起来就有些肆无忌惮了。


至于黄明昊开始偷窥的源头,就要说起他的死党范丞丞。


军校三年招一次新,范丞丞比他大两岁,也就早他一批入学,进入了A班。作为他的前辈兼死党,自然会告诉新入学的朋友关于学校的八卦。


其中,最常被范丞丞挂在嘴边的,就是校内流传颜值第一的“林教官”。


据说,校方每次与外界交涉谈判都会带上他,即使冷冷地不说话,也足以让交易过程按校方预想般轻松进行。


而作为教官里的新人,却从不按常规作息出现,也不受学校的规章制度所束缚,可谓逍遥自在,为所欲为。


林彦俊如此出风头,嫉妒他,想找碴的也大有人在。但不知为何,每次刚掀起一点波澜,第二天就风平浪静悄无声息了。


于是校内流传着关于这位美人的恐怖传说。


黄明昊最初并不在意,在他看来,不过是一些闲得发慌又没带脑子的学长日常意淫罢了。


可范丞丞的班头就是传说中的林教官,某人每天都要在他耳边叨叨林教官的日常,搞得他耳朵都快起茧,整日不得安宁。


终于在风和日丽的某天,黄明昊耐不住折磨,开始根据由范丞丞提供,据说很贵的《林教官出没时间》里,找到稍微能对得上时间的自习课,进行偷窥计划。


偷窥计划最初那次,黄明昊让班里的同学打掩护,小心翼翼地避开各路教官,偷鸡摸狗般来到A班门外。


作为一个刚入学的新生,能冒着被遣送回家的风险旷课,可谓勇气可嘉了。
虽然小朋友全程提心吊胆的。


黄明昊第一次站在窗外,就看到范丞丞被他们班头训话。
范某在知道他打算来A班后,就信誓旦旦地对他说
“等着看你哥有多优秀!”


现在看着范丞丞呆滞的双眼和略显悲伤的大头,他差点憋笑憋出内伤。


嗯,是挺秀的。


为了看清令范丞丞头大的是何方人士,黄明昊的目光往后面一瞟。而在那瞬间,他感受到了惊人突转的画风。


他看到一张拥有立体五官的精致面孔,似乎看到一位并不屑于出现于人世间的“神仙”。


“神仙”时不时玩弄手中的教棒,时不时与战战兢兢的范丞丞对视几眼,说是训话,教室却安静得可怕。


其他人都把头埋得很低,急于撇清关系。


只有一个绑着脏辫的男孩不要命地伸出头看热闹,似乎跟他一样憋不住笑。


黄明昊在对那男孩respect的同时,也确认了那位“神仙”就是传说中的林教官。


他的脸真的太出色了,如果有人问黄明昊想与谁换脸,那一定就是刚刚看到那位。


当然,除了脸,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气质------有些禁欲的严肃,又有些不被拘束的玩世不恭。一时间描述不来,但足够独特,足够吸引人。


反正不管别人如何,黄明昊看完,就被死死地吸引住了。


他对林教官产生了十足的兴趣。


第二天上课,王教官轻轻拍了他好多次,为了让他回神。
体能训练时总是慢半拍,免不了又被罚跑。


就连中午在食堂吃饭,范丞丞哭爹搞娘地来找他诉苦,他也左耳进右耳出,心不在焉的。只有在死党口中听到“林教官”三个字时,才勉强回两句话。


范丞丞说他被下了蛊,不然怎么可能对那么可怕的人迷成这样,他还打算在恐怖传说里,以“我朋友的亲身经历”为由,添上两笔。


黄明昊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只能通过反反复复的偷看,来不断证实自己的想法。
虽然有些见不得人。


他觉得自己好像喜欢上林教官了。


在黄明昊与林彦俊对视的两周后,黄明昊终于鼓起勇气,做好心理建设,再次踏上偷窥的征程。


然而,他这次的运气实在有些差,虽然超额完成了“在林彦俊心里留下深刻印象”的目标。


上午11点40分,离放学还有10分钟。黄明昊轻车熟路地来到A班教室,与往常一样,俯身在冰凉的白墙上。


教室里,林彦俊正闲适地靠着座椅,翻阅放在大腿上的书籍。黄明昊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发现他动作轻柔得不像训话时板着脸的人,庆幸自己又发现了他另一面。


林彦俊专注的看书,黄明昊专注的看林彦俊,10分钟过去了,直到放学的铃声响起,方才打破这难得和谐的静谧。


而铃声一响,悲剧似乎也来了。


A班的学生如脱缰的野马,急不可耐地离开教室,一个两个不愧是身手矫健的尖子生,不到一分钟,教室空无一人。


黄明昊为了保全性命,迅速躲入走廊隐蔽的拐角,等到人都走完了,才震惊地如劫后余生般走出拐角。


黄明昊刚想追随前辈的脚步离开,就听到教室里悠悠地传出低沉的男声。


“你是上次那个小孩吧,说,是不是暗恋我的哪个学生?”


黄明昊内心的恐惧达到极点。


艰难地咽下口水,慢吞吞地转过身,走进教室,发现林彦俊还拿着书坐在椅子上,目光盯着他的双眼。


可他还没想好说辞。


“就…那个…呃”


“口齿不清地干嘛啦,我的学生都很优秀的好不好?那么难以启齿是要怎样”


黄明昊又被这浓重的台湾腔惊到了,原先他心中的林教官很高冷,不常开口,没想到语出惊人。


又发现了一个面,又喜欢得多一点。
可今天受的刺激太多了,大脑一片混乱,一时组织不了语言,这可能是他人生中最不会说话的一次。


“现在不肯说厚,那你来我办公室慢慢讲吧”


说完,林彦俊转身就出了教室,走了一会儿,见黄明昊还傻傻地愣在那里,皱了皱眉,忍不住提醒他。


“跟上啊,站在那里干嘛,守门神吗”


“哦哦不好意思!”


黄明昊一路小跑跟了上去。


他还在想他应该喜欢哪个“学生”,范丞丞肯定不行,会被笑死,不然那个脏编男孩吧,但内心还是十分纠结。


黄明昊觉得他完美的人生就毁在这一天。


不知不觉跟着林彦俊进了他的办公室,黄明昊发现隔壁桌还站了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男生在帮王教官整理资料,身高很高,留着平刘海,是他们班的班长。虽然那人的成绩不差,甚至很好,但黄明昊实在不懂这样一个乖乖仔为什么会来读军校。


“嗨,你也在啊”


“嗨~明昊”


男生露出了两排大白牙,笑着回应,见到他身旁的林彦俊,又补了句教官好。


虽然还是笑着,但脸色变得有些尴尬。


黄明昊没注意,一心想着他这糗要出到太平洋了,有些崩溃。林彦俊坐下后就开门见山直切主题,他不喜欢拖拖拉拉的。


“说吧,喜欢谁?”


“你啊”


黄明昊先前还在思考,于是问题没过大脑,答案脱口而出,之前想的托词全部白费。
空气一时间静止了,三个人大眼瞪小眼。


林彦俊假装咳嗽了几声,重新问了一次,只听见黄明昊颤颤巍巍地回答是绑着脏辫的那个,随后又噼里啪啦地解释原因,试图挽回刚才失控的局面。


林彦俊悄悄看了眼隔壁桌的男生,不出意料,笑容已经消失了,他只好在内心叹口气。


头痛,


那个男生叫陈立农,曾经也是A班的学生,由于向他告过白,被他劝退回家冷静一下。


其实主要原因不是告白,而是校内私自斗殴,陈立农因为喜欢他,听不得别人说他坏话,于是为了辩护,跟人吵起来,最终出手了。


这件事不仅被传成了他的恐怖传说,后来还闹到了校领导,林彦俊也保不住他,只好亲自把他劝退了。


当天他决绝的眼神,告诉林彦俊他不会放弃,果不其然,第二次招生时,他又入学了,作为新人。


陈立农的各项能力的确很出色,校领导看重人才,还是网开一面让他入学,给了他改过自新的机会。


林彦俊不知道陈立农现在怎么想,他现在只想防止眼前的小孩步入他的后尘。


黄明昊此刻还在瞎扯着,不得不说,跑火车的能力还挺一流,要不是林彦俊知道这是军校,他还以为误入了什么传销组织。


为了耳根的清净,林彦俊问了他的名字,又说了几句官方的教育人的话,听到黄明昊连声答应,挥挥手就把他打发了。
他还要去吃饭呢。


黄明昊欢天喜地蹦蹦跳跳地走后,陈立农还留在办公室,不知道资料是不是真的多到要整理那么久。


林彦俊离开前与他对视了一眼,想说点什么,终究还是住了口。


现在的年轻人,心思真难猜啊。


改天是不是要去买本《未成年人心理学》来看看?


不知道有没有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番外


福西西作为巨农的曾经同班同学,为什么没把他的“光辉事迹”告诉富贵。
因为他打不过巨龙。


福西西为什么被打,因为他的损友王琳凯把《林教官出没时间》透露给了林彦俊。


福西西找贾富贵诉苦也不是完全无效的,因为富贵在痴迷林教官的闲暇时间表达了对某脏辫男孩的瑞思拜。


然后小鬼又被福西西打了。


琳琳抱紧自己大喊


“不要搞鬼!”

评论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