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三

艳亭(一)

舞!舞!舞!:



也许很多年以后,林彦俊也不会忘记那个在舞蹈教室外偷看朱正廷的那个下午。


 


那是间老旧的舞蹈教室,能听到老师念节奏的声音。夏天的傍晚仍然很热,脚步打在木地板上的声音很好听,甚至能看到阳光里扬起来的木屑灰尘。舞鞋托着紧绷的脚背,然后往上是修长的小腿,再上是紧致漂亮的膝盖,再上是黑色练功裤裹住的大腿……随着踢腿的动作而起伏的喘气,配上老师念的节奏,竟然有种让人平静的力量。


 


路过舞蹈教室是计划外的事情,林彦俊刚解决完一场校园纠纷,用的是正经手段,拉架地点在舞蹈教室后面的空地。打打闹闹的有什么意思呢,无非不是谁抢了谁的妹让谁又没了面子,废话别说,拳拳到肉,结了。


 


无聊,幼稚。


 


天真热啊,被夕照晒得发懵,那脚踏地板的声音和着好听的节奏传入了耳朵。鬼使神差地,林彦俊悄悄走近舞蹈教室的窗边。如果这时候有什么人经过,一定会觉得这位高中男生姿势尴尬得好笑:他半跪着,手撑在地上,背贴着墙,悄悄从窗脚探过去,好像野猫试探树上的雀儿。


 


一群雀儿中的一只吸引了猫儿的视线。他背对着林彦俊的视线,仍然可以看出少年挺拔的身形,骨肉亭匀的身材,优越的比例,漂亮的肩背线,隐约可见的蝴蝶骨,轻巧的头,汗湿的短发。更迷人的是他舒展的动作,抬高又放下,绵延修长的手臂和夕阳的余晖交换着呼吸。只见少年肩膀起势一转,不好,林彦俊赶在朱正廷转过头来的一瞬间低下了身,而后迅速弓着背后退几步,再转身快速跑掉。


 


天热得让人烦躁,偏偏回家的路上还连遇3个红灯,林彦俊脚撑着地,单手扶着自行车把手,心里陡生一阵烦躁。不对啊,自己不是容易生气的人,回家的路走一万遍也不是没有遇到这么多红灯。脑海里瞬间闪回了一个身影,连带着脚点木地板的声音,仿佛扬起的木屑灰尘也在眼前。红灯转绿,情绪一并消散,林彦俊轻轻一蹬脚,向前驶去。


 


那天,林彦俊还以为这不过又是平凡的一个夏日午后。


 


再见到朱正廷是半个月后,在拥挤的放学楼道里。夏天,人多一点的地方就一股汗臭味儿,林彦俊也尽量避免着旁边避免靠他太近的人群,头低着,关注前方路况。从5楼走到4楼楼梯口,突然晃出一个身影,原来朱正廷从侧面看过去这么薄。此时林彦俊在地势高处,可以从侧上方看到这人的脸颊,笑眼是天生的吗,嘴角总这么扬着不累吗,跟旁边的人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能看到侧脸只是在转弯的几秒钟,在楼梯上只能看着这位的后脑勺和肩颈。很快,转弯也没有了,林彦俊看着朱正廷混在人群中逐渐走向与他不同的方向,然后再也看不到。今天放课后无事可做,林彦俊去取车准备回家,看到车棚的瞬间,他改变了主意,转头往舞蹈教室的方向走去。



评论

热度(28)

  1. 木三舞!舞!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