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三

【超级制霸】查无此人

cjzb

小查理:

/私设背景 ooc预警
/清水



“喂——你们家阿俊又打架啦!”

陈立农做午饭的时候餐厅的小叶在院子外面大喊,匆匆的擦了擦手关掉火就立刻赶了过去。
餐厅里桌椅倒了一地,陈立农把还要继续动手的人护到了身后,“这些都是你弄的哦。”
“是那个变态摸小西屁股啊!”
小西是新来的服务生,陈立农看了她一眼,女孩的脸涨得通红。

把餐厅的事处理好后阿俊已经在员工换衣室里睡着了,陈立农看着那人的睡颜,破掉的嘴角显得格外碍眼。

“不要动了。”刚洗完澡的身上还带着热度,陈立农捏住了那人的下巴,好让对方不能再乱动。

“嘶——”阿俊闪躲了一下。

“现在知道痛了哦。”陈立农用了最轻的力道涂抹着嘴角的伤口,阿俊像个大爷一样躺在他的腿上,不安分的动动脚趾又哼哼歌。

“你说屁股有什么好摸的啊。”阿俊问,落地窗没有拉窗帘,他看着最后一抹晚霞慢慢的消失直到被暮色全部吞噬。

“好了。”陈立农把东西放回药箱示意那个人起来,擦身而过的时候顺手捏了捏对方的屁股,嘴角噙着笑意,“很好摸啊,有爽到的感觉。”

下一秒抱枕就准确无误的砸到了后背上。

“我又不是女生。”

陈立农突然停住,惊讶的看着他,“是谁告诉你女孩子才不可以被摸,男孩子也不行啊。”

“是吗。”

阿俊不以为然的应着,没把这句话听进去的样子看得陈立农心里发痒,他走过去把人抵进沙发里,用手点了点对方的嘴唇,“亲啊摸的,没有经过本人允许都不可以让别人碰。”

“知道了。”阿俊不耐烦的打开他的手,窝进沙发里打开了电视,“那你昨天晚上还不是这么做了哦。”

陈立农一愣,耳根子开始发烫,昨天晚上他以为这个人已经睡着了的……
心虚的看向那个人,谁知道对方懒洋洋的看着电视仿佛刚才那句话根本就只是顺口一提而已,完全让他拿这个人没办法。

“要教你几次才会记得东西要好好放啊!”陈立农走到那人房间看着一地的衣服叹了口气,一边走一边收拾着,一张便利贴落在了脚边,他捡起来贴回了墙上,看着满墙的便利贴有些失神。

3.21 今天去了海边,冷,不好玩。

3.22 陈立农带我去了餐厅,很吵,大家人很好。

3.23 洗澡的时候又没有热水了,陈立农叫我以后不可以洗那么久了,才不要。

3.24 天天来便利店的冰激凌很好吃。

3.25 陈立农好啰嗦。

……

……

10.12 想出去玩。

10.13 陈立农占了我的房间,还有我的床。

10.14 出去玩被骂了,骂很凶。

10.15 陈立农煮菜很好吃,只有煮菜好吃。

10.16 拿到工资了,被陈立农没收了。

10.17 陈立农亲我,不懂。

……

……

1.26 我的名字是什么,想不起来。

1.27 和陈立农在屋顶看了流星雨,睡着了。

……

……

捡到阿俊是在一年半前的一个下雨天,沙滩上躺着被雨模糊的白色人影,陈立农原本只是一时好心,谁知道这家伙醒来后什么都不记得,连刷牙这种事都要他手把手的重新教。
陈立农有一家餐厅,是父亲留给他的,阿俊每天会在那里帮忙,包吃包住,没有工资。

在一起五个月后阿俊突然什么都不记得了,陈立农只好又一遍遍开始教他,八个月后又发生了同样的事,那个时候陈立农才知道这个人的记忆力很不靠谱,阿俊大概也懂得一些,所以才留下了把每天发生的事记录在便利贴上的习惯。
可是那又怎么样,大脑空白的人看着满墙的记忆对过去所发生的一切也不会再产生共感。

“陈立农,饿诶。”

阿俊站在门边,洗完澡后只穿了一件宽松背心,懒懒的看着他,还抠了抠手臂。

“不是才吃完晚饭哦!”陈立农睁大眼睛看着他。

“就饿啊!”阿俊瞪着他。

十分钟后阿俊抱着陈立农切好的西瓜盘着腿坐在沙发上认真看着电视,外面刮起了风,像是要下雨的样子。

陈立农把落地窗关了起来,看着眼里只有电视和西瓜的人一脸无奈,“我真的是上辈子欠你的。”

“喂。”陈立农托着脸看了一会忍不住开口,“下次不要再随便跟人打架好不好,破费的是我诶。”

“他们欺负小西啊。”

“自己都需要人照顾还保护别人什么啊……那我呢,有人欺负我你也会和别人打架哦?”

“为什么不会啊。”阿俊心不在焉的答着。

陈立农看着那个人的侧脸,身体里有什么情愫在隐隐的翻滚着,让他无力又欣喜。

“笨蛋。”

陈立农伸手粘掉了那人嘴角的西瓜籽,阿俊看了过来,两个人挨得很近,外面还在刮着风,陈立农看不见那些,他只看到眼前的人眼睛黑得干净又漂亮,而这样的眼睛里此刻只有他一个人。

像无数次那样带着忐忑不安的心跳靠近,阿俊的喉结滚动了一下,陈立农听见口水吞咽的声音时忍不住笑起来,温暖的气息交杂间嘴唇黏在了一起。

薄荷牙膏的气味和清爽的西瓜汁卷在一起,陈立农的呼吸很小心,手指顺着对方的脖颈摸了上去,阿俊始终睁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他,灯光下睫毛落下一个扇形的浓密阴影,就在陈立农的吻加重力道的时候怀里的人突然轻颤了一下。

“嗝!”

“……”

陈立农拉开距离,阿俊下意识舔了一圈嘴唇,把吃剩下一半的西瓜塞到了他的怀里,“饱了。”


周末的时候阿俊照例会休息,其实岛上也没有哪里可以去,陈立农找到那个人的时候不出所料的又看到阿俊在天天来便利店里吹冷气,咬着冰棍和老板的儿子范丞丞一个人一支眼巴巴的盯着头顶上的挂式电视机。

这个人到底是有多爱吃冰激凌啊!

陈立农把人拉起来往外走,范丞丞在后面喊道“没给钱呢!”

陈立农深吸一口气又拽着人折返回来把钱拍在了柜台上。

“不够,他吃了五根。”

“哈?!”陈立农皱眉看着阿俊,“你吃五根哦,跟你说了多少次会拉肚子啊。”

阿俊咬着剩下的半支冰棍盯着他看,“快点付钱啊,不然丞丞会被骂诶。”

“对啊,我会被骂。”范丞丞摊开了手。

陈立农直接掏出一百块拍在了桌子上,“连下次的一起算!”

货船到码头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在凉伞下晒了半小时,陈立农把阿俊汗湿的头发用手梳到了后面,“喂,你怎么又晒黑了啊。”

阿俊趴在桌子上哼唧着不理他,手边是一杯见底的冰西瓜汁。

把货送到店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走的时候小西突然叫住了他,羞怯的看了一眼阿俊又飞快的收回目光,“上次去的时候店家送了两张免费招待券,今天是最后一天,我还要补课不能去,老板你要不要带阿俊一起去啊,阿俊不是喜欢吃拉面吗。”

陈立农看了阿俊一眼,那个人插着兜不在乎的样子却又忍不住的偷瞄小西手里的招待券。

“那谢谢你咯。”

陈立农接过招待券塞进了阿俊的衬衣口袋里。


夜市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两个人坐在日式料理店靠窗的位置上,陈立农把鸡蛋挑到了那个人的碗里,阿俊闷着头照单全收,反倒是他自己因为天气太热没什么胃口,撑着头看着阿俊一个人吃得大汗淋漓。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只是看着这个人吃饭就会满足的傻瓜啊。

“阿俊,如果身边没有我你也可以吗?”

“不可以。”

陈立农呼吸顿了一下,“为什么。”

喝完最后一口汤阿俊满足的放下了碗,还沾着油的手就准备去擦眼睛却被陈立农截住掏出湿巾擦拭着,“说啊,为什么。”

“没有饭吃,肚子会饿。”

陈立农吐了口气,就知道问这人也是白问。

夜市的人很多,空气里飘浮着汤饭和海风的气味,耳边是热闹的交谈和吆喝声,手背似有若无的触碰在一起,陈立农想牵住那只手的时候却落了空。

“陈立农,买这个。”

阿俊蹲在一个摊位上抬头看他,指着一缸白底花色的小金鱼。

“你才不会有空照顾它们,最后还不是我照顾!”

“你照顾,我看。”

怎么会有人这么厚脸皮的明目张胆提要求啊,陈立农把人拽起来没拽动,阿俊看着那缸小金鱼眼神很固执,陈立农有点生气,撒开了手。

走了两分钟忍不住回头,那个人低着头在他身后五米左右的地方闷闷不乐的跟着。

到家的时候陈立农站在门口等着他,阿俊慢吞吞的走着,一副谁也不想理的样子。

“真的生气了哦。”

陈立农眼里带着笑,阿俊轻哼了一声,突然抵住了他的额头。

“怎么了?”对于这个人主动的亲昵陈立农有些不知所措的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背,阿俊难受的哼唧着在他肩膀上蹭了蹭。

“痛。”


吃了五支冰棍的人疼了一晚上的肚子,一下子出冷汗一下子想吐,只能蜷缩着身体在床上闷哼着,陈立农守在床边,用热毛巾擦拭着那张疼到不停出汗的脸,直到后半夜的时候那个人才渐渐睡了过去,睡梦中鼻子里还会发出小声的呻吟。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陈立农已经去了餐厅,阿俊吃着准备好的早餐突然“噫”了一声,茶几上的空鱼缸里多了几只白底花色的小金鱼。

陈立农没想到那个人真的不是三分钟热度,平日里回到家就守着电视的人现在除了喂食就是趴在沙发上盯着几只鱼。

“你有没有觉得你跟金鱼很像。”

阿俊轻点着鱼缸,“一样可爱吗。”

“什么啊,是记忆一样短暂啦!”

“我又不是故意忘记的。”

就是这样才让人觉得无力吧。明明想做点什么,却什么都改变不了,陈立农改变不了自己,也改变不了阿俊,事实上,他改变不了任何人。

“陈立农你很怕我会忘记你哦?”

“干嘛问这个,你自己又做不了主,过来帮我洗碗啦,很懒诶你。”

阿俊盯着金鱼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突然站起了身,“不要,不喜欢洗碗。”说完就回了房间。

陈立农叹了口气,他到底喜欢阿俊什么啊。


盛夏的夜晚免不了因为闷热而心烦意乱,陈立农记挂着这人着凉刚好不肯给开冷气,身边的人翻来覆去了十几分钟终于把他吵醒了。

“热。”

阿俊盯着他,眼睛在黑夜里发亮。

陈立农只好把窗户打开,又在房间里喷了一些防蚊虫喷雾,沿着海岸线拂过的风吹进了一丝凉意。

阿俊丢掉了被子,陈立农把人捞进怀里,“要讲几次才能学乖。”

阿俊的呼吸软绵绵的喷洒在他颈间,头发蹭着自己的下巴,陈立农拍了拍不安分的人,“你再乱动我们就都不要睡觉了哦。”

怀里的人立刻闭上了眼睛,陈立农忍不住挑起了嘴角,颤抖的睫毛下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阿俊睡觉的时候喜欢有人拍着他的背这样睡得会比较快一点,陈立农也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发现这件事的,好像是刚捡回来没多久的时候,阿俊常常会在半夜做噩梦惊醒,后来陈立农就习惯了在这个人睡觉的时候轻拍着对方的背看着他入睡。

阿俊的身体线条结实又纤细,到最后他常常会忍不住把人抱进怀里,醒着的阿俊是很难控制的,但睡着的时候又异常乖巧。

陈立农现在把自己活得越来越像一个六十岁的老人,规律的饮食,健康的作息,所以总被店里的员工拿来打趣。

其实他只是担心阿俊而已。

一个人有了牵挂后难免会有很多放不下的东西,他无法确定其他人是否能像他一样包容阿俊的特别,所以在这之前他得照顾好自己才能照顾好阿俊。

那个人嘴巴又挑脾气又坏,他得好好看着才行。


-

小叶打电话说餐厅里有认识的女孩等着他的时候他还不信,见到面的那刻才记起上次通话里妈妈跟他交待的,相亲。

陈立农有点为难,又不好拒绝人家女孩子大老远跑过来,想着还是要邀人家吃顿饭再好好说清楚。

“小叶帮忙看一下店哦。”陈立农交待着就和女孩一起离开了,下午的时候餐厅里没什么人,几个女孩围在电脑前兴奋得讨论着什么东西。

“阿俊你动静小一点啦!”

小叶朝拿椅子撒气的人说着,阿俊不爽的嘟囔着什么也凑到了电脑桌前,“你们在看什么。”

“生日礼物啊,过几天就是老板生日了嘛。”

“生日要送礼物哦?”

“当然啦,是很重要的日子,一年就一次嘛。”

阿俊“哦”了一声,突然把抹布扔到桌子上往外走去。

“阿俊你要去哪里啊——”


“真的不好意思让你白跑这么一趟,妈妈那边我会解释的,希望你理解我现在还没有成家这方面的想法。”

“没关系,也勉强不来啦。”

“你等一下哦,我去买票,今天我送你回去。”

“不用的……”

“要的,你一个女孩子回去我不放心,而且被我妈妈知道会骂死我诶。”

看着陈立农笑女孩也放松了一些,码头的人很少,只有几个卸货的工人靠在货物上睡午觉,耳边的海风是热的,很像……不对,不是海风,女孩回过头的瞬间被人攥住着手粗鲁的拉走。

近在咫尺的人眯着眼睛审视着她,女孩紧张得后退,却被对方伸手抵在了墙边。

“他,是,我,的。”

男生说完后才拉开了距离,干净澄澈的眼睛故意瞪得很大,却又无法让人真正反感。

阿俊拍了拍手满意的转过身,和拿着船票目瞪口呆的陈立农正好撞了个面对面。


“你今天怎么不回家吃饭啊。”范丞丞看着已经黑了的天色好奇的问着。
“不在。”阿俊兴致恹恹的舔着冰激凌。
“谁不在啊,陈立农啊。”范丞丞趴在凳子上,头顶的老旧吊扇慢悠悠的晃着,偶尔会飞过几只不怕死的飞蛾在天花板上笼罩起一层会动的阴影。
“那你吃面包吧,上次陈立农给的钱除开你吃冰激凌的还有剩呢!”
阿俊没说话,闷不吭声的站了起来,范丞丞看着那个人破天荒的把没吃完的冰棍丢进了垃圾桶里然后一言不发的走了。

阿俊,不开心呐……

陈立农赶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客厅里漆黑一片,连往院子的台阶上坐着一个人,月光落在他的肩头,好像一不小心就会变成星星溜走。

“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

陈立农走了过去,阿俊抬头看着他,眼睛红红的。

“死掉了。”

“什么?”

阿俊指着茶几的方向,“小金鱼,死掉了。”

陈立农蹲下来,把人抱进了怀里。

阿俊扯着他胸前的衣服静静地流眼泪,哭得一点声音也没有,陈立农安抚得拍着他的背,“不是你的错,我买的时候老板就说小金鱼年纪大了嘛,是老爷爷级别的哦,你也不能强留住它对不对。”

阿俊一直摇头,说不是。

“不是什么?阿俊难道不是因为小金鱼才这么伤心吗。”

“我自己洗碗。”

“诶?”陈立农不解的看着挣开拥抱的人。

“饭可以少吃一点。”

“冰激凌也可以少吃一点。”

“你不跟别人走可不可以。”

陈立农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有一句话叫,细看方知美丽,久品才解可爱。

陈立农第一次不懂该如何珍惜一个人,这个人有时候像来自另一个星球般让他捉摸不透难以接近,下一秒却又无声无息的靠近在你心底的命门处致命一击。

他只能看着阿俊,却连怎么抱他是最好的姿势都不知道。

他以为自己已经不奢望能得到对方的回应了,可还是会一次一次陷入这样柔软的陷阱里,这个人正在杀死他,用最温柔的方法。

“我不走。”

夜风把阿俊裸露在外的皮肤吹得很凉,陈立农的吻落在他的肩头,带着颤抖万分小心的落下。

他的手从阿俊的背心下摆探了进去,那个人僵硬的靠在门边,身体因为抚摸而轻颤着,依然是像无数次那样亲密而熟悉的靠近,最后彼此的嘴唇触碰着直到唇齿交缠在一起,难舍难分。

他不知道阿俊懂不懂亲吻的意思,但对方的手插进他发间的举动无疑是让他欣喜的,可是这还不够,远远不够。

他用眼神征求着那个人的意见,阿俊脱掉了松垮的背心静静的看着他,像是在做什么无声的邀请。

他握着那人的脖子,手指轻蹭着皮肤试图让那个人放松下来,牙齿细细的厮磨着对方嘴唇的轮廓,亲吻一路向下,轻咬着下巴,舔吻过喉结,最后虔诚的落在了左胸口。

“阿俊……”

“我是你的。”


陈立农破天荒的赖床了。

阳光从落地窗里洒进来的时候身边的人还睡得很沉,光裸的背上在阳光里泛着一层细软的金色绒毛,手指沿着那人的脊椎线缓缓向下的时候突然被沉睡的人一把攥住了手。

“醒了?”

阿俊没有理他,眼睛也还闭着,仿佛刚才的动作只是身体的条件反射一般。

“今天可以放你休息哦。”

陈立农捧着他的脸,把散在额前的碎发撩开亲了亲那人的嘴唇。

熟睡的人半睁开眼睛又缓缓闭上。

就在他以为这个人又睡着的时候对方突然掀开了被子,把两个人罩在了一起。

“……”

陈立农在黑暗里愣愣的眨着眼睛,耳边竟然又响起了绵长的呼吸声。

“阿俊,你不要想睡了。”


阿俊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去餐厅,工不工作不重要,反正陈立农也早就打算好养阿俊一辈子,但每次回到家都见不到人就让他很介意。

“阿俊吗,他这几天都没来啊。”范丞丞应着。

真是,一天到晚到底跑去哪里了啊。

陈立农把那个人能去的地方都找了个遍,千算万算都没想到是村委会打电话过来让把人领走的。

“立农啊,把你们家阿俊看好啦,一天到晚找人打架哦。”

陈立农先是道歉,等一抬头看那人就傻了,右眼起了一块淤青,眼睛里还有红血丝,好好的一双眼睛搞成这样陈立农立刻就火了,再一看另一方,更惨,这下直接把他的火一拳闷进了心里。

一路无言的回到家,陈立农沉着脸烧水煮鸡蛋,阿俊跟着他到厨房,又跟进客厅,丝毫没觉得自己的哪里做错也完全不打算解释的样子让这几天都看不到人的陈立农一下子发了火,扯着领子把人按到了门上,亲吻里卷着暴烈的气息,牙齿和舌头磕碰着,最后狠狠咬到那人闷哼出声才终于放过。

“阿俊,不要再打架了好不好。”

陈立农觉得很难受,他总是害怕,万一哪天这个人出事的时候自己不在身边怎么办,有没有人护着他,把他带回家。

“不好。”阿俊干巴巴的顶着嘴。

“你再说一次。”陈立农看着眼睛上的淤青语气就冷了下来。

阿俊不肯看他了。

“他们说你坏话。”

陈立农愣了一下,没想到事情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他们说我什么。”

阿俊始终偏着头,看上去像在生闷气。

“他们说你喜欢男人。”

锅里的水沸腾了,陈立农看了他一眼,走到气灶前关掉了火,把鸡蛋在冷水里泡了一下才把壳剥开,扳过那人的脸在受伤的地方轻轻滚压着。

“你觉得喜欢男人也不好是吗。”他问。

阿俊的声音小了下去,“我不知道,反正他们说这样不好,我不要他们说你不好。”

一个人的心要被怎样的温暖过才会连呼吸都小心翼翼就是害怕惊扰了那不真实的心跳呢。

“我误会你了,我跟你道歉。”

手下失了力道,阿俊瑟缩了一下,陈立农吹了吹被烫到的地方极力控制着自己有些发抖的手,“但是你答应我以后就算这样也不要打架了好不好,只要阿俊不这么想,其他人怎么看我一点都不在乎。”

阿俊终于肯抬起头和他对视,眼睛里有一丝不甘,又或是类似委屈一样的东西。

他不敢看这样的眼睛。

门铃突然响了,阿俊推开他抢着去开了门,陈立农认得这个人,蛋糕店的老板兼师傅。

“阿伯做得很用心哦,水果有放很多内,一定要全部吃掉才好,还有这个,除掉蛋糕的钱还有八十七块是你应该拿的啦。”

事实上在看到那个生日蛋糕的时候陈立农就什么都懂了,酸涩大过甜蜜,他明明以为这个人不把他放在心上的,可是这样做却让他更加害怕。

一直不敢要。怕要的多更难以承受失去。

“你……去打零工哦。”

奇怪,鸡蛋明明已经不烫了,陈立农却觉得有股灼人的从掌心一直烧到了胸口。

“生日快乐。”阿俊说。

其实陈立农根本就不记得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和阿俊在一起后他好像把所有的心思都留给了这个人,连最稀松平常的琐碎小事也是第一时间想到阿俊。

“你笨蛋哦,买个蛋糕干嘛跑出去啊。”

“可是我又没有钱。”说到这里阿俊还有些埋怨的看了他一眼。

陈立农咽了咽口水,哽着喉咙。

“你……你干嘛做这种事啊,很奇怪诶,一点都不像你……你,你是笨蛋吗!”陈立农说到最后已经恼羞成怒。

他羞于启齿,阿俊,你为什么这么好啊。

“为什么不行。”那个人说,“你也对我这么好啊。”

“那不一样……”陈立农咬着嘴唇,没办法正视那双眼睛。

“我搞不懂哪里不一样。”

“就是不一样啊!”

阿俊蹙起了眉头,奇怪的看着他,“陈立农,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很奇怪,紧绷的身体在一瞬间突然松懈了下来,“我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我好爱你。”

爱是什么。

如果爱是陈立农一件事一件事的从零开始教他,为他做饭,收留他,在夜里不厌其烦的拍着他的背等他入睡,那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嘛,这些他也可以做到。

“那我也爱你啊。”

什么?!陈立农不敢相信的看着他,阿俊的耳朵染上了粉色,转过身把自己藏进了墙角。

“我也可以对你好。”

陈立农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五彩缤纷的泡泡好像要随着剧烈跳动的心跳砰砰砰的升上天空变成烟花在身体的每一个细胞组织里欢呼雀跃的绽放开来。

阿俊的头抵在墙上,声音闷闷的。

“陈立农……”

“冷。”

拥抱几乎是应声而至。

陈立农从来没有想过,他会这样的喜欢一个人。
可是怀里的体温和触感又是如此真实。

“阿俊,你的记忆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礼物。”


-

12.7 想吃西瓜,陈立农不许。

12.8 岛上有美食节,吃好饱。

12.9 小西说喜欢我,我也喜欢她,陈立农听到了。

12.10 不懂,怎么今天还生气。

12.11 喜欢和爱应该不一样吧,笨。

12.12 和好了。

12.13 肚子痛,陈立农一直揉啊揉啊揉啊就不痛了。

12.14 我还欠陈立农一个生日礼物,蛋糕不算,都被我吃掉了。

12.15 陈立农一定要我穿高领,神经病哦。

12.16 脖子那块红色的被范丞丞看到了,笑我。

12.17 以后再也不让陈立农咬了。

12.18 天气冷了,不可以吃冰激凌了。

12.19 陈立农今天学做了糖醋排骨,呃……

12.20 我知道送陈立农什么了。

……

……

阿俊把胳膊亮出来的时候吓了老板一跳。

“阿俊,纹身很痛的哦,你有没有跟你家陈立农讲过啦,我不想被骂内。”

“有钱。”

阿俊把口袋里的零钱全部掏了出来,老板张着嘴半天才回过神叹了口气,“哎……那阿俊要纹什么呢?”

“陈立农。”阿俊肯定的说。

要死哦,这两个人在搞什么啦。老板擦了擦汗,“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不然你的名字和他的名字取一个字好不好?”
要是直接刻名字露出来还怎么得了哦……

阿俊想了一下,点头,“好。”

针头和颜料刺入皮肤的时候并不那么疼痛,阿俊觉得很神奇,看着手上慢慢出现了自己的名字,俊。

农字就更复杂了,俊字纹完的时候阿俊突然指着旁边的颜料开口,“要红色。”

“诶?很少有人要红色啦,不好看哦。”

“我喜欢红色。”阿俊说。

“阿俊——”

范丞丞突然跑了过来,跑得满脸通红,“终于找到你了,跟我走。”

“不要。”阿俊挣开,他送给陈立农的礼物还没有做完。

“赶紧的,有人欺负陈立农诶。”


-

林彦俊。

是很好听的名字。

“谢谢你照顾他这么久。”

不客气。

陈立农看着照片上的人挪不开眼睛,半晌才抬起头来笑着,“阿俊找到了他的家人很好啊,等他回来我们一起晚饭吧。”

“好……”

话音未落,门口突然“砰”的响了一下,跑得太快的人不小心被台阶绊倒,抬起头来的时候满脸的脏汗,瞪大了眼睛看着陈立农——

“谁,谁欺负你哦?”


陈立农之前想过很多种分开的方式,无非就是阿俊的家人找到他啦一家和好诸如此类的,他也从来不要求阿俊能回应些什么的,找到自己的家总是好事。但人总还是自私的,付出的时候忍不住会想着自己会不会吃亏,他想了一下,和阿俊在一起的日子还是有赚到的,阿俊教会他很多,关于那些曾经他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心情,关于爱。
他本来就应该谢谢阿俊的,陪在他身边共同度过了那么珍贵的日子。



所有人都觉得是阿俊离不开他,其实是他离不开阿俊。

阿俊知道后的反应很平静,像往常一样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问,“那我们不见面了哦。”

“怎么不见面啊。”陈立农掐着那张脸,“我又不会跑掉,你想起我了就来看我啊。”

阿俊不知道在想什么,不再提这件事了,晚饭吃得很融洽,或许亲人之间本身就有一种天生的磁场存在。
下意识的伸手抹掉了阿俊嘴角的汤汁,才想起还有第三个人在场,尴尬和诧异的眼神让他难堪惶恐到不知所措。

他忘记这已经不是他的阿俊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陈立农搬到了另一个卧室,第二天起来让人看见了总还是不好。到了半夜的时候阿俊却突然抱着被子赤着脚站在了门口。

“阿俊?”

那个人躺在了他身边,拿着他的手搭在了他的背上。

一瞬间陈立农什么也不想说了,关于离别,关于不舍,关于想念,他想这一刻阿俊还在他身边,这就够了。

窗外的风拂过窗台,陈立农理了理阿俊凌乱的头发也不知道凝视了多久,就在快进入梦乡的时候听见阿俊突然呢喃了一句什么。

他凑近了那人的嘴唇,阿俊的声音从他的鼓膜直接穿进了他的心脏。

“陈立农,你干嘛不要我啊。”

阿俊睡着了。

睡颜很安静,和照片上笑得很坏的学生模样有些不同,他不知道阿俊以前是什么样子的,不过这个样子的阿俊应该只属于他一个人吧。

我怎么不要你啊。

我一直在这,我不走。


阿俊走的早上他亲自送到了码头,把存折给了阿俊的家人,对方一直推脱不要,他还是硬塞给了对方,“是他的工资啦,本来就是留给他的。”

那天阳光很大,风也很大,陈立农瞧着那张脸突然忍不住想笑。

“林彦俊,回去以后不要晒这么黑了。”

“阿俊。”那个人皱着眉头说。

“什么?”

“是阿俊。”

陈立农愣了一下,如果不是有别人在场他真的很想再好好抱抱这个人。

你是林彦俊。也是我一个人的阿俊。


陈立农把餐厅暂停营业了一天,去了天天来便利店,范丞丞把剩下的零钱还给了他。

还剩十三块五。

“帮我换成冰激凌好了……阿俊爱吃的那种。”

范丞丞和他趴在椅子上一边吃一边看电视,时不时看一眼身边的人,“这个特别甜,对吧?”

“是啊。”特别甜。

范丞丞噤了声,好像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只好低头管自己咬着剩下的冰激凌。

真的很甜。

那你为什么哭呢。


陈立农把阿俊的房间腾了出来,穿过的衣服盖过的被子都一起塞进了柜子里,只留下满墙的便利贴。
最后一张是陈立农亲手贴上去的。

12.27 再也没有阿俊了。




-


你对我笑,谢谢你,你说你爱我,谢谢你。

……
……

想念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我已经不常想起你的脸了,但每天早上睁开眼还是会告诉自己要记得想念。

……
……

阿俊,我曾经对你说你的记忆是我最好的礼物,我错了,你的存在本身就已经是上天给我的礼物了。

……
……

夏天到了,冰激凌不能多吃,西瓜也是,肚子痛的话不知道有没有人给你揉,自己也要照顾好自己啊。

……
……

我不住在那里了,我搬家了,以后不会再见面了吧,我一直在给你写信,你说想你了就给你写信,可是我不知道该寄去哪里。

……
……

还有跟别人打架吗,听叔叔说你脾气很怪,这点我深有同感,不过还是不要打架……打的话也不要伤到自己,妈妈把你的眼睛生得那么漂亮,不要让她伤心。

……
……

阿俊,我很想你。

……
……

今天在街上看到了和你养过的一模一样的小金鱼,本来想买回家的,最后还是算了,万一养不好你又要伤心。

……
……

阿俊,你还记得我吗。

……
……




墙上的便利贴掉了很多,被洒进来的雨打湿了,我没有保护好阿俊的回忆,对不起。




……


……



今天有一个年纪很小的男生跟我表白,我拒绝了,我果然还是喜欢女孩子的嘛。

……
……

你一定过得很幸福是不是,一定是这样的。

……
……

阿俊,不要想起我。

……
……


院子里的花开了,风吹过的时候一丝带着苦味的清香萦绕在鼻尖。
小护士路过窗台的时候好奇的问道,“老先生您写的是什么呀。”

他抬起头笑了一下,“写信。”


这是一封很长很长的信,陈立农写了一辈子。







番外


而林彦俊始终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在手上纹下自己的名字。













评论

热度(4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