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三

【彦坤】道士下山 上.

彦坤

少放盐:





自己给自己写了个生贺文 安慰下考试周疲惫的自己
不出意外很快完结
主要我发现我还没写过啥甜文
先拿彦坤练手搞一搞甜蜜
人设大概是:
齐云山第一帅比捉妖道长x不明身份天真烂漫小葵花妖

全文轻松向 甜槽无虐 可能中间有那么一丢丢虐 但结局会是很幸福圆满的happy ending

以上











上篇.





  林道长又下山了。
  
  这次他要收一只老树妖。
  
  这只树妖倒也没作恶,甚至还有颗善心。它遇见对夫妇在自己的庇荫下为件小事吵得不可开交,忍不住开口提点了两句,却干脆把那妇人吓晕了。
  
  丈夫自然抱着妻子上了齐云山。
  
  齐云山上有个归亭观,传说是出过仙人的地方,灵得很。
  
  观里有个林道长,专职斩妖除魔。天底下没有他对付不了的妖怪,神得很。
  
  “我等着这小子来找我。”树妖倒不着急,“我跟他讲理,道士也得讲理不是?”
  
  “是啊,大不了拼个你死我活!”老妖精都发话了,长在一旁的小葵花精也足了底气。
  
  它化了人形躺靠在粗树根上,它最爱在日落西山以后这么干。
  
  小葵花的妖精朋友虽然无一例外地嫌弃它低微的妖力,却难得的都挺爱看它化成人后的模样。它记得蝴蝶姐姐说过它以后会越长越可人,它就美滋滋地相信了,它们还说它这长相就算当个人也不愁吃喝了,它心里乐呵地一塌糊涂。
  
  笨蛋小葵流着口水做了一晚上的美梦。醒来一睁眼遮天蔽日的大树无影无踪,面前倒是站了个拿剑的道士,凶神恶煞地看着他。
  
  老妖精都是大猪蹄子!
  
  小葵花柔柔弱弱地“啊”了一声,直接吓到昏厥。




  
  万幸的是醒过来发现自己并没有缺胳膊断腿。
  
  笨蛋葵花精下了床扭了扭脖子。林道长给他备了些吃喝,正靠在桌子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它看了看桌子上的食物,感觉自己这待遇还挺不错。
  
  “这里是归亭观。”
  
  靠啊我就这样被带进道观了!!
  
  “你昏迷一天了。”
  
  废话吓都被你吓死了!
  
  “你该是被那树精吓坏了,不过我料定那妖精道行不够,加上我赶到及时,所以你并未受伤。”
  
  什么啊我明明是被你吓的什么赶到及时这也能夸到自己身上的吗我当然没有受伤了再说一次我是被你吓到的啊!
  
  不过等一下,这呆子是把我当成人了?
  
  葵花精戳着手指嘀嘀咕咕半天,终于聪明了一回。
  
  “我姓林,道号彦清,是除妖的道士。”林道长看着面前少年一脸紧张的模样,居然破天荒地勾动了唇角。“所以你不用紧张,我不会伤害你,你叫什么名字?”
  
  心很大的葵花精斜着眼睛从上到下瞄了他几百回,就乐乐呵呵地一屁股坐到了桌子对面。
  
  “我叫小葵呀。”这傻子高高兴兴地说。





  
  小葵在林道长的小院子里住了几天,始终觉得太无聊了。
  
  它干过穿着林道长的道袍偷偷溜出去这种事,只是都没穿过道观的竹林子就被刚好路过的弟子们当做闲杂人等逮了个正着。
  
  它从那帮人嘴里听见道观大门都是贴了符咒的,妖魔鬼怪进入不得。小葵虽然不晓得自己是怎么进来的,但它想自己幸好被中途截住了,否则朝着大门门槛就迈腿肯定瞬间魂飞魄散。
  
  想想又吓哭了。
  
  这几个凶巴巴的弟子哪见过妖精流泪,一下就慌了神红了脸,不知该如何是好。小葵又越想越难过,它也没见过这么多道士啊,一只妖精天天在道馆里担惊受怕地过活也太苦了吧!
  
  就哇哇地哭。
  
  吓跑了小弟子,招来了林道长。
  
  林道长也不知道是怎么修的道,直接把他搂怀里了。
  
  “喂,怎么动手动脚。”小花妖吸着鼻子糯糯地说。
  
  “我看师弟哭了,师兄都这么安慰他。”林道长松开了环在小葵腰上的手。
  
  “怎么了?”他问。
  
  “我从小就没有爹爹娘亲,一直是树……一直是爷爷看我长大的,可他现在也不要我了。我一个朋友也没有,出去走走还要被抓起来!我不想在这里呆着了!”
  
  一个人,呸,一只妖眼里怎么能有这么多眼泪啊,流啊流得一直流不尽。林道长活了二十多年,没怜悯过世人,却对着个相处不过几日素昧平生的少年,心里生出了层层的柔软。
  
  “我陪着你。”他说。
  
  “以后我来陪着你,不会让你再觉得孤单。”
  
  小葵傻愣愣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它认识的妖精都说林道长凶残,是齐云山上最不通人情不讲道理的死道士,可这臭道士对着自己却很温柔,如今还跟它许诺了这些有的没的……
  
  从前树爷爷对他最好的时候,也没说过陪它一辈子呀。
  
  树爷爷老了,没法陪着它,它明白。可面前的人类能活多久呀,怎么敢这么轻易就和自己承诺。
  
  小葵嘤嘤嘤地又扑进林道长怀里。
  
  它想林道长怎么比它还傻呀,不过算了,自己陪着傻道长也是一样的吧。
  






  林道长的佩剑叫做乾元剑。
  
  被乾元剑刺中要害的妖怪没有活命的可能。林道长拿着这把剑诸邪无数,乾元剑却青光闪闪毫无污浊。
  
  当真是把神剑。
  
  小葵喜欢看林道长练剑,就算牺牲掉自己睡懒觉的时间,它也愿意靠着门框看林道长舞剑。拿着剑的林道长又像是换了一个人,像是天地万物一切有形的东西都入不了他的眼。
  
  主要还是,挽着剑花,鬓发飞扬的林道长,真的是帅飞了。
  
  日积累月的,小葵难免有那么一点点心动。
  
  更何况林道长知道他喜欢看自己舞剑,又体贴它是个懒虫,总是等到他睡得自然醒了才拔出剑鞘。
  
  就又很帅,又很温柔。
  
  “你从小就是道士了吗?”小葵被林道长抱在怀里,小小一团地坐在他腿上。它好奇地伸手去摸他背上挂着的乾元剑,却被突然亮闪的剑柄烫着了一样地缩回手。
  
  “乾元剑不是你能拿的,别碰。”林道长鲜少的严肃,又立刻被小葵委屈的眼睛触动,柔和了脸色。“我是八岁那年上山的。我爹娘……他们被村里的妖兽吃了,如果不是师父路过,我也难逃一死。”
  
  “所以你才那么恨妖怪吗?”
  
  “我恨当年那条妖兽,只是恨与不恨有何区别?天下的妖精都是坏的,除妖惩恶是我入道的初心,这是不会改变的。”
  
  “也许有那种好的妖精呢?就是,就是不会伤害别人的那种!肯定会有好的妖啊,如果妖不作恶那么存活于世又有什么关系呢?可能……可能人类也会伤害到妖精啊?”
  
  “不会存在这种可能。”林道长看着小葵大睁着的眼睛难得愣住了。他亲昵的抚摸着小葵细软的头发,语气却是从未有过的强硬。
  
  “小葵,你很善良,你不懂妖的本性。妖就是妖,无论现在或未来,它们本性永远是坏的,注定会伤害人类。”
  
  “你也被它们伤害过,不是吗?”
  
  没有,当然没有了!
  
  那可是最疼我的树爷爷!
  
  葵花精气鼓鼓地从道士的腿上跳下来,头也不回地走进屋子重重合上了门。
  
  我也是妖精啊……
  
  总有一天你会发现的,你会不会除掉我呢。





  
  林道长知道小葵生了他的气,可他哪会哄人。
  
  小葵单方面冷淡了林道长好些天。可臭道士就是不哄它,即使他总是看着它,总是叹气,给它下山采沙果吃,可臭道士就是不开口哄它。
  
  就很气。
  
  小葵开始收拾东西计划跑路。
  
  但破道观里每个能出入的大门都贴着画着刻着道符,它只是想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它还不想自杀。
  
  最重要的是它发现自己居然有些舍不得离开林道长。虽然臭道士是个冷酷无情的杀妖狂魔,但他也是个笨蛋,是比它还傻的呆瓜。
  
  更何况在它不理他的这些天,它看见他每天无非练练剑看看书,从早到晚都一个人呆着,像是永远不会闷。
  
  可是他怎么可能不会闷啊,一个人有多么孤独,小葵自己最清楚不过了。
  
  它悲哀地发现自己离开道观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它悲哀地发现想到林道长以后又是孤身一人,它居然有些心痛。

  
  它悲哀地发现自己离不开他了。

  
  “你要走吗?”臭道士看到了它的行囊,眼中满满的,也是一样的舍不得。
  
  “我走了!”小葵生着生着气又开始掉眼泪。“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我在这天天给你捣乱,连你师妹都说我影响你修道了,我还不走等着你赶我走吗?”
  
  “况且你也没想要我留下来。”
  
  “没有!”一向冷漠得像是万事不关心的道长朝着面前的少年激动的低吼。他这些天来也在审视自己,他问了自己很多问题,问自己在不在意屋子里这个小东西的去留,问自己一开始留下他的原因是什么。
  
  他无时不刻地问询自己的心。
  
  可到了最后,答案却全是一样。

  小葵又被林道长搂进了怀里。
  
  妖精刚想抱怨怎么死道士哄人从来只会用这招,下一秒唇瓣就被结结实实地堵上。
  
  林道长的嘴唇就像是齐云山上没停过的皑皑银雪那样冰冷。小葵想,那它很愿意做那只接住雪片的火热手掌,它可以等到他融化。
  
  “什么意思啊,臭道士。”葵花精一抽一抽地还吸着鼻子,脸却红得不能要了。“你不是修道之人吗……你们道家允许你这样吗,净晓得欺负我……”
  
  “道家也讲究顺其自然啊。”林道长脸皮倒是厚,抱着小葵的手不见撒开还收得更紧了。
  

  “我怎么不想你留下来。”
  
  “等到了春夏,山上往下看全是青绿,入了秋会冷些,没有现在冷,可果子比现在多得多。我一直想修个凉亭,你看,就在那,在齐云山最高的地方,看着云雾被踩在脚下,看太阳升起落下。”
  
  “我想你和我一起看这世间万物,看着它们一直不变却也一直在变化。”
  
  “我不该这样的,这太自私了。也许你并不想成日呆在我这样无趣的人的身边。可如果你执意下山,那我也会陪着你的。”
  
  “我说过我不会离开你。”

  
  林道长一口气说了一大串话,在没认识小葵之前,可能他一年也说不了这么多话。小葵眨着眼睛一边瞅着面前的英俊道长,一边在心里感动快乐的不成形。它哎哟了一句,就把头埋进了林道长宽厚的胸膛。
  
  还蹭了好几下。
  
  “真讨厌,臭道士,早不说这些,不是挺会说的!”
  
  林道长的下巴也蹭着小花妖的头发,也蹭了很多下。
  
  “你给我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臭道士也会花言巧语,哼,这次哄我这么简单,如果再有下次,如果你食言,我死都要离你远远的!”
  
  “我说真的啊。”
  
  葵花精整个人扒在林道长的身上,甜甜蜜蜜地嘟囔到睡着了。








评论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