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三

【超级制霸】傲娇攻略手册

农橘锁死死

小查理:

*私设背景 避雷慎入慎入
*青梅竹马 傻白甜无下限
 一万字完结


0.1 绅士与流氓 后者是必然

“警官,今天换你摸我哦?”

林彦俊的笑容有几分轻佻玩味,女警察绷着脸,耳朵却忍不住泛红,“今天有新人。”

“好可惜哦,我还蛮喜欢你们那个黄警官的。”

“口香糖吐掉!”女警察把他的手铐解了下来,门推开,一个黑色短发的高个子男生走了进来,警服穿得端端正正,腋下夹着一顶警帽。

“我是新调过来的,陈立农。”

说话的男生撩开了有些汗湿的头发,咧着嘴笑。

“陈警官你跟他自我介绍干嘛啦。”女警察把手铐递给男生,顺手带上了门。

什么嘛,看上去像才刚毕业的。

林彦俊大喇喇的敞开腿坐在位子上,眼里玩味的笑意还没减退。

“麻烦把口香糖吐掉哦。”陈立农笑着说。

林彦俊愣了一下,第一次看到这么说话的警察,“现在警察的招收标准都这么低了哦,那我哪天也……”

“转过去,双手举起来。”

陈立农扯开了制服最上面的扣子,虽然是命令,但语气还是软绵绵的。

林彦俊懒散的站着,手也举得有气无力的,“例行检查就好啦,警官,你刚来不知道哦,我是你们这里的熟客诶,今天我都没……”

“少说话。”

手被人举直,林彦俊贴到了墙上,皮肤隔着一层薄衬衫被墙壁的冰冷刺得瑟缩了一下。

“我当然听说过你啊,林彦俊,超有名的,其实我刚手边还有一个小case,不过听说你在我就直接过来了。”陈立农说着,双手握住了那个人的腰,掌心从后背的脊椎线结结实实的一路摸到了前胸。

林彦俊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看来你今天没什么成果嘛。”

说话的人贴近自己耳后,轻笑时呼出的风洒在了他的侧颈上。

林彦俊冷哼了一声,“冤枉好人啦警官,我今天可什么都没做哦。”

“是吗。”陈立农眼里是忍不住的笑意,“那怎么还会被人举报。”

“习惯啦……喂——”

在对方的手伸进他的衬衣时林彦俊吓了一激灵,却无奈被那个人顶在墙上没办法挣扎。

“不好意思哦,里面也要检查一下。”陈立农的手指沿着那人光滑的腹肌线条游走了一圈后停在了对方的皮带上。

“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林彦俊握住了他的手,如果不是那个人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两人贴得严丝合缝他真的很想立刻送这家伙一拐。

“好吧,今天就到这里。”陈立农拉开了距离,一副公事公办完的正经模样,林彦俊瞥见对方眼角的笑意,胸腔里憋着一股郁火。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嘛,可不是我举报你来的,毕竟被整条街的商店和超市拉入黑名单的人怎么样也该有点自我觉悟吧。”

陈立农替那人抚平了皱掉的衬衣,乖顺的黑发下是惯性弯起来的笑眼,“下次不要再被抓到了哦。”



尤长靖吸溜着泡面,门被人一脚踹开,汤汁溅到了脸,尤长靖大叫着烫下一秒就被那个对着空气拳打脚踢发泄的人惊得目瞪口呆。

“你你你,你发癔症哦!”

林彦俊瞪了他一眼,“你才发癔症!”

尤长靖瘪了瘪嘴,“那你在干嘛啊。”他感觉这人都已经快把地板盯穿了。

“我被……”

“哈?什么啦?”

尤长靖看着突然闭嘴的林彦俊,耳根子以诡异的速度泛红。

很难启齿。林彦俊生无可恋的望着天花板,他为什么会有一种被人……占了便宜的错觉。


“陈警官早啊。”
“早。”
“陈警官这么早就来上班啦。”
“应该的。”
“陈警官拿两个包子路上吃吧。”
“多少钱?钱一定要给啦,不然我不拿哦。”
“……”

新调来的陈警官名号在三天之内传遍了社区老老少少的耳朵里,一下子变成阿姨们哄抢的女婿人选。
哎呀,陈警官很帅哦,一米八五的个子,以后生小孩完全不用担心身高啦。
我听说陈警官还单身啊,青年才俊,和我那个留过学的女儿超级般配的嘞。
那个小伙子每天笑眯眯的又有礼貌,以后结了婚对老婆肯定好得么牢牢的呀。

一心埋头于工作的陈警官却对以上言论和自己在阿姨妈妈之间的受欢迎程度完全不自知,只是盯着资料上的三个字盯了很久。

“偷窃癖吗。”

“是啊,而且每次都偷一些有的没的,但是第二天又会放回原位,听说这种是心理病态哦,好像这样会让他们有满足感,所以都不知道要拿他怎么办啦。”

陈立农抿了抿唇,把印着照片的资料锁进了抽屉里。

“二十杯奶茶,一百八十块,找你二十哦。”
“好,谢谢。”

陈立农接过钱拎着奶茶往警局走着,和迎面而来的人撞了一下。

“是你哦。”林彦俊舔了下嘴角,“陈警官超大方的嘛,请喝奶茶哦。”

陈立农从下到下打量了一圈眼前的人,挽到小臂的衬衣袖子,浅蓝色的牛仔裤和……白到反光的白色帆布鞋。

“喏。”陈立农拿了一杯奶茶出来。

“干嘛。”林彦俊不自在的退缩了一下。

“请你喝。”陈立农把奶茶塞到了那人手上,“这么热的天气跑出来小心中暑。”

林彦俊呆呆的看着手里冰到冻手的奶茶,“什么啊……”

陈立农把奶茶分掉后回了办公室,冷气让整个人都舒爽了不少,下意识去摸外套口袋里的U盘,却摸了空。

“这什么东西啊!”林彦俊把偷到的U盘丢给了尤长靖。

“我现在在赶稿子,很忙诶,等一下给你看啦!”尤长靖把丢到键盘上的U盘又扔到了一边。

林彦俊拿回U盘,银色的金属外壳上刻了一个小小的“L”。

门突然被急促的敲响,林彦俊随手把U盘塞进了裤子后袋,“是谁啊……”

满脸是汗的人靠着门微微喘气,“还我。”

“我听不懂诶。”林彦俊倚在门边看他,似乎很享受对方着急变脸的样子,“不过你们警察知道地址就可以随便来别人家已经不用搜查令了哦?”

陈立农盯着那张玩世不恭的脸有点来气,“我不想命令你,还给我,那个东西对我真的很重要。”

“不好意思警官,我这个人超记仇的,不然你等我看完再还给你好了,说不定明天你就会发现它其实根本没有丢诶。”

陈立农瞥见那人下意识护住后袋的小动作直接侧身挤了进来,“那真的很抱歉,我这个人,也超记仇。”

说完就把人翻身按到了墙边,手肆意在对方身上游走着,偏偏不去碰后袋。

尤长靖再一次目瞪口呆的观看了这一幕,鼠标掉在桌子上的声音终于让陈立农注意到这个屋子还有另外一个人,他朝尤长靖礼貌的笑了笑,攥着那人的手进了一旁的卧室,顺便,反锁了门。

“妈诶……”尤长靖咽着口水,默默戴上了耳机。

林彦俊骂了很多脏话,陈立农把对方的手按在墙上,直接解开了他的皮带。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哦,要不要还给我。”陈立农喘着气,汗水打湿了制服,对峙中落了几滴到那人身上,依稀可见对方衬衣底下健康的小麦色皮肤,“还是说要我全部检查一次,嗯?”

“还你!!!”

林彦俊挣开,掏出U盘粗暴的扔到了他身上。

气得整张脸泛红,连系皮带的手都在发抖,陈立农握住了他的手腕,林彦俊狠狠的瞪着他。

“对不起。”陈立农替那个人穿上了皮带,按下锁扣,又拉下了凌乱的衬衣下摆,“林彦俊,接受心理治疗,好不好。”


0.2 忠犬都是从青梅竹马一见钟情开始养成的

陈立农到现在都记得林彦俊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哭屁啊。”

说话的少年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糖丢给了西瓜头的小孩,“没出息。”

“自己的东西干嘛要分给别人啊,明明就不想,现在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哭有什么用。”

“可,可是,奶奶说不会分享的小孩就不乖啊。”

西瓜头的小孩抽抽嗒嗒的说着,还不忘说声谢谢然后把糖果纸费劲得剥开。

“笨哦。”少年帮忙打开了糖纸,不太温柔的塞到了小孩的嘴里,手指蹭到小孩的眼泪鼻涕时还嫌恶得蹭回了小孩的衣服上。

“谢,谢谢,哥……哥哥。”

少年饶有趣味得看着哭得鼻子红通通的家伙,“你妈妈没有教过你陌生人的东西不能乱吃哦。”

小孩一愣,又大哭了起来,挂着泪痕的脸看上去惨兮兮的,“我忘记了啦!妈,妈妈会骂死我,我的……”说着嘎嘣几下把糖咬碎了。

“……”少年摸了摸小孩的头,“别哭了笨蛋,我是你的新邻居啦。”

那一年陈立农五岁,林彦俊十岁。

虽然住在隔壁可是陈立农不常见到那个人,每次看到的时候那个人也总喜欢穿着服服帖帖的衬衣,脚上踩一双刷得很白的球鞋,为此他还特地缠着妈妈买了一双小白鞋,不过在穿出去不到十分钟就被别的小朋友踩脏后他就再也没穿过了。

他有时候也会在滑滑梯那边碰到林彦俊,然后看到他给别的小朋友分糖,这样就很不开心。

“干嘛,发小脾气哦。”糖被丢到地上后少年有点哭笑不得的看着炸毛的小孩,“小家伙占有欲蛮强的嘛。”

“再问一次要不要吃。”

“不要!”

“很难哄诶,那我只好明天再来找你咯。”

“不可以给别人的小朋友吃,拉勾。”

“什么啦,你自己也还是小朋友好不好。”那个人最后拗不过他,还是勾着小指打了勾。

打了勾就是约定,约定就一定要遵守。
陈立农从小到大就明白答应的事一定要做到,但是那个人他再也没见到过。
从长辈的闲谈间得知他们一家搬走了,林彦俊被学校开除了,关于什么错误屡教不改的问题。
他偷偷藏起来的半盒糖也被奶奶扔掉,说不干不净的东西不许留着。

后来升学志愿那一栏里他报考了警校,就是希望有一天可以找到那个人。


0.3 坚持原则的情况下最大限度的温柔

“你刚才是不是被耍流氓了?”尤长靖问。

林彦俊瞪他。

“看我干嘛啦,被摸的又不是我。”

林彦俊继续瞪他。

“怎样嘛,所以你要不要跟他去嘛!”

林彦俊最后瞪了他一眼,“砰”一声甩上了门。

可是不遵守约定是要付出代价的。
陈立农再一次被放了鸽子,警局里等了一天也没等到林彦俊,却在下班路过超市的时候逮住了那个人。

“今天为什么不来找我。”陈立农捏着对方的脖子从货架旁带走了,在无人的过道旁用十秒钟把人搜了个身,由于上次的经验,这次的搜身手法真的很公事公办。

“我们又没有很熟。”林彦俊嚼着口香糖,说话的时候唇齿间有一股暖暖的薄荷气息,“还有警官,我什么都没做你每次都这样直接搜身不好吧,作为公民我真的很没有安全感诶。”

“被我搜身怎么也强过被超市工作人员举报,林彦俊,你现在怎么变这样。”陈立农说这话的时候有一点心疼,但全被那人当成了可怜。

林彦俊的心情很糟糕,“不要以为你说你认识我我就会怎么样,如果我偷了东西你把我抓起来就好了,可是现在我没有,所以请你可不可以不要来烦我,不然我也会控诉你骚扰。”

“什么骚扰,性骚扰吗?可是我还什么都没做。”

“不好笑……低俗,先走了。”

林彦俊故意朝陈立农吹了一个很大的泡泡,差点碰到对方的鼻子。

“喂。”陈立农拉住他的手,眼神有一丝恳求,“你是不是想一辈子这样。”

林彦俊皱着眉头甩开了他的手,“干你什么事。”

“可是我不想看到你这样。”陈立农走近,把那人刚才沾在嘴角边的一点口香糖擦了下来,“跟我去,这根本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不要。”林彦俊偏开了头。

“好啊。”陈立农吐了口气,“你要不然就每天搬家,不然你跑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

“你真的很闲吗?”林彦俊快没了耐心,“我这么多年一直是这样!”

“那是因为你没有遇见我!”陈立农表情严肃了起来,“有我在我就绝对不会让你继续这样过。”

两个人僵持着,陈立农把那人外套口袋里的手机摸了出来,动作也急躁了起来,“解锁。”

“干嘛。”

陈立农看他的眼神有点无奈,林彦俊心不甘情不愿的解了锁,看见对方给自己的手机打了个电话。

“我给你的手机装了定位,你不要再妄想躲着我了哦。”陈立农不笑的时候有点冷,林彦俊收回手机后就不吭声了。

“林彦俊。”

“讲嘛!陈警官,麻烦一次性讲完好不好!”

陈立农叹了口气,把刚买的草莓味口香糖塞到了那个人的兜里。

“我的钱通常会放在裤子口袋里,我不太用钱包,所以口袋里都会有零钱,手机也是一样,手表戴在左手,外套口袋里偶尔会放一点小东西,至于其他的,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买。”

“在你改掉之前,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很想偷……拿什么东西,找我就好,拿我的。”

“我不要你还。”

社区的街道很窄,夕阳烤得人金灿灿的,这个人比他大五岁,又看上去这么小,陈立农突然想到,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看见这人开心的笑过一次。

“以后吃草莓味的吧,我喜欢草莓味的。”


0.4 情话不用挑时间 随时随地

“药物治疗的话对偷窃癖患者实施起来比较困难,他们的自控力比较差,也不可能有人二十四小时跟在身边。想象厌恶治疗对他这样已经很多年的患者来说效果也不会很明显,目前来说,电击疗法是最有效的,你可以取一段监控过来,我们在给他观看这段视频的时候会予以电击,时间是半小时左右,当然这个要取得当事人同意,当起到效果之后这个治疗时间也会改动,没必要那么频繁。”

陈立农有点为难,看着脸色更难看的林彦俊拿不定主意,“电击的话是不是很伤身体?”

“嗯……还是会造成一定程度上的影响,但电击疗法是目前最有效的,所以这个需要你们商量好。”

“还是算……”

“我愿意。”

林彦俊看了陈立农一眼,“需要签什么协议吗,我同意做。”

陈立农握住他的手却被挣开。

“你很奇怪,你叫我跟你来我也来了,现在说不要的又是你,趁我现在心情还不坏好说话的时候抓住这个机会,明天我不一定愿意见到你。”

“我也很好奇,你为什么会答应我。”

“不知道。”林彦俊低着头,“大概是因为……你让我觉得自己还有一点希望。”


手续办好后时间约在了第二天,陈立农离开之前特地单独去了一趟治疗室。

“医生,我知道在治疗过程中对患者表现出厌恶情绪也是一种方法,可不可以拜托不要用那种眼神看他,我知道会有效,但是,请不要。”

“你可以再慢一点吗。”

林彦俊早就等得不耐烦了,陈立农看了眼手表,离他晚上执勤的时间还有三个小时。

“饿吗,请你吃饭。”

“我胃口很大的,陈警官。”

“没关系,你吃多少我都养得起。”

“……”

林彦俊嘘了一声,“看来你真的很闲。”

嘴上这么说还是跟着去了,饭馆大叔看到陈立农和林彦俊一起出现的时候眼神有些奇怪,陈立农向来敏感,林彦俊却吹着口哨擦着筷子仿佛根本没注意到的样子。

“不要吹口哨。”

陈立农说话的时候也不看他,拿过对方的碗用开水烫了烫。

“现在陈警官连吹口哨的事都要管了哦。”

“我不管别人,我只管你。”

“好啦,为了不给陈警官造成不好的影响,我会尽量保持安静。”说着还做了一个把嘴巴闭上的动作。

“林彦俊你为什么老是不好好听人说话啊。”陈立农对这一点感到头疼,“我根本一点都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我,所以我一点都不介意你是什么样子,如果你总是忘记这件事情的话,我就每天提醒你一次,林彦俊,我接受你所有的样子。”

莫名其妙。

林彦俊打了激灵,被对方的话肉麻到,“你能不能不要把每句话讲得像……表白一样,我受不了这个,快点点菜啦,饿死了。”

陈立农叹了口气,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如果喜欢这个人一定会很累。


“林彦俊你真的很能吃。”

吃完饭两个人散着步往回走,陈立农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有点心痛。

“我给你买糖的时候可没有你这么小气。”

“那是糖诶,怎么可以比。”

“外面裹着一层盐还是什么的那种糖,很贵。”

“我记得。”陈立农笑了起来,“我都舍不得吃啊,后来还剩半盒的时候,被我奶奶丢掉了……早知道我快点吃完就好了。”

“不是。”

“诶?什么。”

林彦俊停下来看着他,“不是。”

“不是偷的。那盒糖,是我买的。”


0.5 用真情实感将友军拉入我方阵营



人一辈子会听到很多心里话。

陈立农见过很多做错事的人在警局里一边认罪一边哭的模样,没有谁是像那个人一样,孑然一身,仿佛不在意整个世界。

林彦俊在治疗室的时候只有陈立农和尤长靖在外面等候着,尤长靖偷瞄还穿着制服的人有点心虚。

“那个……谢谢你愿意帮他。”

陈立农看了他一眼,“那你呢,你是他的朋友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帮他一次。”

“什么啊。”被扣上罪名尤长靖不开心的瘪起了嘴,“这种事情作为外人连忍受都很困难吧,我作为他的朋友……你说的对,我也只是可以接受他这样而已,我帮不了他,但是,你可不可以不要放弃他?”

尤长靖深吸了口气,“我知道你没有什么义务……他以前要求我把他铐在家里,可是等我回来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很糟糕,手也磨破了,后来他自己也放弃了,可是现在我觉得你好像可以帮他解脱出来,你会吗?”

“你知道,内心越没安全感的人越喜欢做一些坏小孩才做的事,不要讨厌他。”

陈立农的嘴唇绷得紧紧的,好半天才开口,“这么多年他身边只有你吗。”

“现在也许还有你。”

“是。”陈立农笑了,“还有我。”

治疗师出来的时候陈立农立刻站了起来,发现没有人跟出来立刻紧张得朝里望着,“他怎么样。”

“第一次接受电击厌恶治疗的患者副作用都会久一点,但是我看他很配合,是能够接受的程度,明天就继续吧。”

“林彦俊。”

陈立农蹲下来握住了那个人的手,满脸冷汗,嘴唇发白在隐隐颤抖。

“回神啦!”尤长靖在他面前挥了挥手,“该不是还没缓过来吧?”

无力的手被人握在手里轻轻揉捏着放松肌肉,陈立农擦掉了那人脸颊边淌下的汗,“刚治疗师说你超乖的。”

尤长靖抖了一下,这什么哄小孩的语气啊。

“我要回家。”回过神来的人说道。


0.6 随时随地想着他 他是最好的

林彦俊几乎一到家就睡了,陈立农跟尤长靖交代完一些事后就匆匆赶去了警局,这个月他已经把最后一天假都休完了。

“陈警官你怎么才来啊?”

陈立农刚踏进警局就被同事使了眼色,推开办公室门的时候发现沙发上坐了一排眉开眼笑的阿姨。

“阿嚏——”

混杂的香水味刺得鼻子痒痒的。

“不好意思哦各位阿姨,警局内部是不允许随便进的。”
“陈警官我们不会耽误你很久啦!”
“但是……”
“你要是不同意我们就投诉你服务态度恶劣,小伙子不要欺负我们几个快入土的人内。”
“……”

五分钟后,阿姨们自觉排起了队。

“陈警官,我跟你讲我女儿可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博士,现在在研究所做科研工作……”
“对不起阿姨,我和你女儿可能不会太合适哦。”
“我还没有说完——”
“人家说不合适了嘛,陈警官,你看我女儿,刚大学毕业,校花啦,跟你肯定是郎才女貌,找个时间可以先见见面嘛。”
陈立农哭笑不得的看着照片上的女孩子,“阿姨,您要听实话吗。”
“跟阿姨当然讲实话嘛,你说。”
陈立农把照片轻推了回去,“您的女儿很漂亮啦,不过我眼光真的很高哦。”
“我女儿这么漂亮还配不上你是怎样。”
陈立农笑了一下,“我喜欢有酒窝的。”
“我女儿有啦,你走开,我的我的,我女儿有酒窝。”
“皮肤不可以太白。”
“我啦,我女儿肤色很健康内!”
“喂,你女儿明明是才从夏威夷度假回来好不好。”
“一样啦!”
陈立农盯着一圈蓄势待发的阿姨忍着笑,“身高最好一米八以上哦。”
“……”
“不能太温柔,一定要凶一点。”
“……”
“陈警官,你这是为难我们嘛,哪里有这种女孩子啊。”

陈警官的眼睛笑得眯了起来,他可没有说是女孩子啊。


0.7 哄人时要有实际行动 必要的时候……

“嘶——不行不行。”

凌晨两点,社区拐角的便利店。
新来的暑期工弟弟张着嘴看着那个在后排货架前徘徊了一个小时的人感到不可思议。
“靠北哦,都是陈立农,干他屁事啊。”
林彦俊抱头坐在了地上,望着货架上一排排签字笔就很有想要拿的冲动。

电击治疗持续了一个礼拜,身体肌肉神经好像还记得那股被电击时的痛感,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偏偏陈立农那张脸还在他的脑子里不断跑出来。

“老老老板,我不知道啊,他就一直在那里啊……”

十五分钟后,便利店外的警车响了起来。

拍拍屁股出来的林彦俊惊讶的噫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赶来的老板推了出去,“又是你啦,你什么时候才能被抓进去啊!”

“林彦俊。”

陈立农从警车上下来,脸色有些疲惫,那个人看着他不说话。

他在对方身上摸了一圈,最后在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两支签字笔。

“我才一个礼拜没看着你你就这样是不是。”

陈立农冷着脸,心里堵着气,俯到了那人的耳边,“我们不是约定好了吗,是不是一定要我用强硬的手段才能让你明白不遵守约定是要付出代价的。”

“不好意思哦。”陈立农歉意地把笔还给老板后就要把人拽走。

“那是我的。”林彦俊突然说。

陈立农看了一眼周围的人放低了声音,“回去再跟你说。”

“那是我的!”林彦俊分贝突然拔高让他愣了一下,最后甩开了他的手。

“陈警官,局里还有事呢。”

陈立农已经两天没睡觉了,意识有些混沌,他知道当众搜身肯定伤到了那个人的自尊心。

“走吧。”


早上七点的时候陈立农才下班,出门的时候脚步都是虚晃的。

“一罐咖啡。”

陈立农在口袋里摸着钱,才发现装着钱的外套落在办公室里了。

“算了。”陈立农笑了笑。

“老板,我刚在签字笔架上发现了十块钱,不知道是谁放的……”正在搞卫生的小男生冒出了个头,陈立农眯着眼睛,暗叫着不好。

他突然很庆幸林彦俊住的不是什么高级豪宅,所以他只用了很简单的开锁方法就打开了那扇他拍了十分钟都没有人应的门。

一屋子的酒气。

陈立农踢开了地板上一堆空啤酒罐才把烂醉如泥的人从“垃圾堆”里拖了出来。

“滚。”林彦俊又开了一罐啤酒。

陈立农凑近闻了闻对方的头发皱起了眉头,“林彦俊你多久没洗澡了。”

那个人似乎不打算理他,陈立农也敛了神色,“你这个样子等会怎么去治疗所。”

“不去了。”林彦俊的眼角红红的,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他恶意的朝一本正经的人脸色吐了口气,浓烈的酒味让陈立农的脸色更难看了。

“我以后……都不去了,你不应该给我希望的,我竟然还奢望自己会变好,我根本不会变好,一点可能都没有。”

“你没有那么糟糕,林彦俊。”

“有!”

“我说没有。”

“就是有嘛!”还在争吵的人突然委屈的哭了起来,“他,他们都不喜欢我……你也是……”

“我哪里有不喜欢你。”陈立农无奈的看着眼前的人,喉咙里像哽着什么,他想说,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陈立农!”

“我在啊。”

陈立农擦了擦那个人的眼泪,“喂不好哭了好不好,很丑诶。”

林彦俊一下子就瘪下了嘴巴。

“陈立农,我现在没有做那种事了。”

“昨天晚上,我没,没偷……”

哭的人明明是他,为什么觉得心快碎掉的人是自己呢。

陈立农把人抱进了怀里,安抚地拍着对方的头,“我相信你。”

“我相信。”

林彦俊后来哭得打嗝,好像坏小孩受到委屈被人重视珍惜后就会下意识紧抓着那些东西不放,偏偏那个人哭得时候一点声音都没有,极力忍着,身体却在发抖。

陈立农撩开那人湿漉漉的头发,两个人对视着,他的手指落在那人发烫的眼角上,又慢慢游移到唇边。

“林彦俊,我当年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好看。”

三秒钟后,他吻了上去。

堵回去的嗝变成了呜咽,陈立农挤进那人的腿间,压着人倒进了沙发里,林彦俊的呼吸很烫,偶尔打嗝时身体会轻颤一下,让他开始有些心猿意马。

吮吸着那人的舌尖陈立农单手解开了衬衣的扣子,林彦俊的腰很细,他只用了几秒钟就扯掉了那人的皮带。

“不行……”

林彦俊扬起下巴,陈立农的唇落在了他的锁骨上,发红的眼角才让他想起这个人刚才受过委屈。

“好好好……”陈立农调试着呼吸,抱着人埋在了对方的颈间低喘着,“抱一下,抱一下就好……”

一分钟后他被林彦俊踹下了沙发。

“你你你发情期哦,抱一下怎么会这样!”

陈立农为难的看了一眼尴尬的自己,又不是他想硬的……


0.8 郑重表白是很有必要的

被赶出去的陈立农整整三天没有那个人的消息,林彦俊的电话一直在关机中,陈立农的脸色一天比一天差,最后实在忍不住的陈警官决定直接去堵人。

林彦俊又在嚼口香糖。

林彦俊又在吐泡泡。

林彦俊又在吹口哨。

陈立农看到那个人的时候就郁闷得牙痒痒。

“林彦俊我真的不知道你这么乖,竟然每天都来。”

“……”

“不去了。”陈立农拉着人往外走。

“不要。”林彦俊躲开了他的目光,“我不想白疼这么久……”

“以后都不去了,我就不应该让你挨这么久的,以后我二十四小时陪着你,我不相信你不会好起来。”

人类的潜能是无限的,陈立农从治疗所把人扛到车里只用了半分钟,连给那个人爆粗的机会都没有。

“停车。”

林彦俊狠狠踹了一脚车门,他真的很讨厌被强迫。

这一点陈立农也很清楚,所以他停下了车,还亲自给那人松开了安全带。

林彦俊撩开凌乱的头发,似乎正在考虑怎么发火,可到最后脸憋得通红也没憋出一个字。

“陈立农你干嘛这样。”

“怎么样。”

“是你让我去的,现在说不要的又是你,什么话都让你说了,你到底想让我怎么样。”

“我就想让你好好的。”

陈立农看着那人又憋屈又暴躁的样子觉得很好玩,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子,意料之中的被打开。

“我等一下要向你表白诶,你确定你不要看着我吗。”

“……”林彦俊见鬼一样的眼神瞪着他。

“不如我们玩个游戏啊。”

陈立农走近他,今天他没有穿制服,身上穿了一件水洗蓝的牛仔衬衣,袖子松松的挽了起来。

“你人缘那么差,肯定没人跟你玩过123木头人,我就不一样了,我小时候特别讨人喜欢。”

“陈立农你找死是吗。”

“今天你和我玩一次好不好,规则是喊‘123,木头人’,先动的那个会被抓住,开始咯,1……2……3……”

陈立农凑上前亲到了那人的嘴唇。

“我先动了,所以……”

他打开了林彦俊的手,十指相扣。

“我被你抓住了,接下来你要做的就是牢牢抓紧,绝对不要放开哦。”





番外
0.9 听说年下和欲擒故纵更配



尤长靖嫌弃的叹了口气,“我麻烦你心情不好就出去好吗,在这里发出噪声很影响我工作内。”

“我哪有心情不好,只是无聊而已。”

“无聊去找你的陈警官啊,怎么,他最近没联系你哦?”

林彦俊噎了一下,从那天开始他和那个人的关系就一直处于不尴不尬之中,自己也说不上来,总之就是……他还是觉得很别扭。

“那看来你不喜欢他嘛,那我就可以说了。”

“说什么。”

“我回来的时候在咖啡厅看到陈警官诶。”

“哦……”林彦俊望着天花板,迟迟等不到下文后有些烦躁起来,“干什么话讲一半啊!”

尤长靖偷偷翻了个白眼,“相亲相亲相亲啦,好了吧!”


“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陈立农把方糖递给了女生,礼貌的笑着。

“哦,其实我也有男朋友了,一直没敢跟我妈说,今天就算是个乌龙,你给我留个电话,让我跟我妈交个差,咱俩这事儿就算翻篇了,你觉得呢。”

“啊……”陈立农被女生的直爽震到,反应过来后才点头说好,拿过旁边的餐纸写下了自己的电话。

“我能冒昧问一句么,你喜欢的人什么样啊?”

“他啊。”

陈立农想到那个人就忍不住笑,连手带动作的比划着,“高高的,瘦瘦的,这里,有酒窝,笑起来超甜,性格也超级可爱!”

女生嘀咕了一句,突然有点心里不平衡。

“先生,外面那个人是您的朋友吗?”

侍者突然走了上来,指着外面脸色为难的开口。

陈立农转过头,那个插着兜站在外面的人脸色很臭,朝他伸出一只手,五指张开,最后只留下一个中指。

“……”陈立农叹了口气,这家伙,脾气真的很坏。

“电话在上面,不好意思我要走了。”

“等一下,他,就是你喜欢的那个人吗?”

陈立农的耳朵有点红,声音像浸了奶油。

“对啊~”

女生擦了擦眼睛,再次确认了一眼外面那个脸色很臭的男生是真实存在着的人。

到底哪里可爱了啊!!!


10. 余生请多多指教



“奇迹诶,你主动过来找我。”陈立农小跑到那人跟前,眼睛亮亮的。

林彦俊看了他一眼,自顾自往前走着。

“说话。”陈立农心情特别好。

笑屁。

“有什么好说的。”

“说你喜欢我,愿意和我在一起。”

“今天太阳又没有从西边出来。”

“那就抱歉了哦。”

“什……喂!”

被拉着手推进了巷子,陈立农把人按在了墙上。

“我觉得我有必要检查一下这段时间你有没有乖乖听话。”

路口偶尔有人经过,如果发出声音搞不好会有好奇的人走进来看看,所以林彦俊咬紧了牙关,刻意忽略那个人的手指游移在他皮肤上时的酥麻感。

“滥用职权啊陈警官,我已经从良了。”

“不好意思,我好像已经误入歧途了诶。”

陈立农咧着嘴笑,嘴唇轻轻触碰着那个人发烫的耳垂,“动作要深情,不要色情……你觉得我做得好吗?”说完这句话后他恶意的捏了捏对方紧绷的腰线。

“林彦俊,你刚是不是在吃醋啊?”

“……”

“过来,让我闻一下。”

陈立农扳过了那人的下巴,凑近嗅了嗅,“你很乖诶林彦俊,真的有在吃草莓味的口香糖哦。”

“我只是……不想浪费而已,草莓味,是小孩子吃的。”

陈立农沉默了,觉得下次教这人好好说话的时候也要顺便教一下在他面前不可以那么口是心非。

“你都不好奇我为什么让你吃草莓味的吗。”

林彦俊突然有一种很糟糕的预感。

“因为草莓味……”

特别适合接吻。


陈立农一路走来丢掉过很多东西,藏起来的半盒糖,被忘了十几年打过勾的约定,但所有的事情都遵守着一个平衡定律,所以最后上天让他找回了林彦俊。

巷子里稍高一些的黑发少年把心爱的人抵在墙边亲吻,这一次怀里的人没有推开。

陈立农勾住了林彦俊的小指,睫毛在夕阳里染成了温暖的颜色。


“这一次不会让你跑掉了哦。”






END.





评论

热度(3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