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三

【超级制霸】台南秘密

橘农了完蛋

小查理:

*私设背景 慎入

一个人的听力在多少之间才比较合理呢。
标准上来说,25分贝是人的正常听力范围,1分贝是人类耳朵刚刚能听到的声音,而在120分贝的环境里只需要一分钟就会致聋。

陈立农的视力只有0.02,却几乎每天都能听到120分贝的声音——
那些来自擦肩而过的人心底深处,最真实的声音。

左边的情侣,男孩的手搂在女孩的腰上,心里却在想着如何说分手。
对面站着的一群中学生,被打趣的女生开心的附和着大家,心里却拼命叫嚣着逃离。
这个笑着的中年男人在说谎,那个面无表情的男生羞涩又紧张,两个谈笑风生的人在心里互相诋毁对方,还有他,她,他们。

嘈杂的声音让陈立农闭上了眼睛,很努力后才终于让自己的世界清静了一点,他不想看透人心,但大部分时候他只能被迫接受。

地铁到了换线的站点,一群人蜂拥而出,又一群人鱼贯而入。
随着车门关上的细微晃动,有什么东西突然靠上了他的肩膀。

也许是睡着了吧。熟睡的人即使是他想主动读点什么也是读不出来的,只是隐隐能闻到对方发丝间清爽的味道,他稍稍把身体往后靠了些,没有惊动靠在他肩膀上睡着的人。

快到站的时候陈立农犹豫着该怎么叫醒身旁的人会比较好,酝酿了半天后谢天谢地肩膀上的重量终于消失了。

“不好意思。”

对方的声音有点低沉,夹杂着睡意未散的闷钝。

陈立农笑了一下,摸到行李箱的拉杆准备起身。

车内很拥挤,陈立农紧握着手里的导盲杖却没办法伸展手打开。

“让一下让一下。”

到站时身旁的人撞击着他的肩膀擦身而过,陈立农站在原地,手里的行李箱拉杆突然被人接走。
完蛋了。
他着急的想追上去,人群这时候已经散了大半,他握着盲杖往外走着,手腕却被人拉住,动作有些不容抗拒,力道却是轻柔的。
走出车厢的那一刻另一只手也被指引着摸到了行李箱。

“我带你上电梯。”

是那个睡着的男生。

手腕被人轻扯着,行李箱也被人拉着,陈立农的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又听到那人嘀咕了一句工作人员不负责任之类的话。

“还是我自己来吧。”

“不用。”

对方平淡的拒绝了他,一直到了出口才把行李箱还到他的手上。

“你要去哪,我帮你叫车。”

“啊没关系,我已经约了车,谢谢。”

林彦俊盯了眼前的人几秒钟,“哦”了一声就走了。

“诶……麻烦,了。”

陈立农的话还没说完,那个人就已经离开了,行李箱的把手上还有对方的温度,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刚才走在一起的时候竟然没有下意识去听那个人内心的声音。

打车很贵,但比起坐公共交通来说又实在能省去不少麻烦,司机把行李递给他后便驱车离去,耳边只有海浪轻卷着泥沙和散步的人互相交谈的声音,比起人心的嘈杂这对他来说已经是极大的舒适。

他打了个电话给交接房子的人,在原地等候着。

“你白痴哦,我怎么可能会喜欢她……诶,又是你哦。”

声音的主人在自己面前停下,陈立农对这个音色印象很深刻,几乎只是短暂的愣了一秒就立刻惊喜的笑起来,“我今天搬来这里!”

“我家离这也蛮近的,你在等人吗。”

“嗯。”

“你认识他哦?”男生身边的人突然开口。

两个人都慢了半拍,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远处有人在招呼他,陈立农跟他笑着道别,“我先走咯。”

“哦,好。”

林彦俊看着他离开,转头对刚才在那个人眼前挥手的陆定昊皱起了眉头。

“很没礼貌。”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看不见嘛。”陆定昊闷闷不乐的跟在他身后,夕阳沿着海平面渐渐消失,他闻够了这片海的味道,林彦俊却总是喜欢来这里散步,散步到底哪有比泡吧有趣啊。

“那件事你想清楚没有啦!”

陆定昊不想再走了,朝着那人的背影哀嚎。

“想清楚了。”

林彦俊转过身,背影逆在一片血色的天空里,被夏日的海风紧紧包裹着。

“我就是要证明给我爸看,有什么好怕的,钱我自己赚。”


-

陈立农赶到书店的时候还没有开门,他收起导盲杖往里站了一点,屋檐上的雨水还是落了一滴在脸上。
林彦俊咬着蛋饼慢悠悠走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副拘谨乖巧的姿态原地站立的陈立农,他怀疑的眨了眨眼睛:不是吧,这也太巧了。

“是我。”林彦俊在那个人下意识想躲开靠近的自己时说道,“这么早就来买书哦。”

“不是啦,朋友介绍我来这里打工的。”

“我也是。”

雨势并没有变小,空气湿冷,夹杂着暴雨天的腥味和青草的芳香,林彦俊看了一眼那人的眼睛,睫毛很密,眼角微微下垂,不笑的时候很无辜,笑起来的时候又很可爱。
如果不是偶尔浮现的迷茫那双眼睛完全不像看不见的人嘛……林彦俊咬完最后一口蛋饼把袋子捏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这家伙要怎么在这种地方工作啊。

书店的名字叫“一期一会”,草书的字体刻在一块浅色的木板上,末尾还刻了两朵小花,文艺又可爱。不过这些陈立农是看不到的,他只能闻到满屋的纸香,刚营业还没开空调的屋子有一点沉闷,隐隐有奶茶和咖啡的余香混在一起,他觉得他会喜欢这里的。

“今天上午会有人带你,你就跟着学好了,不用太有负担哦,都是很简单的事啦,价格系统也会语音播报,不要找错钱就好了吼。”
书店老板是个中年男人,他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就忙着走了,留下的领班小荟看着几个新来的就觉得头痛,一到暑假就总要带新人,现在还要带一个看不见的,她会疯啦。

“林彦俊你有没有在听啊,跟你讲你要是没做好我也会被老板骂死诶。”小荟看着打哈欠的人抱怨道。

“你忘了我以前来帮过忙哦。”林彦俊插着兜站着,在一排稚嫩的学生暑期工里显得格格不入。

“不管啦,书丢了找你赔哦。”

“好啦好啦,有听进去啦。”林彦俊嘟囔着,只不过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而已……耳边突然有笑声拂过,他抬头,看见那个人弯着眼睛在笑,不觉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又有些不是滋味。

“……笑我。”

那个人笑得更开心了,他哽了一下,突然很想吃糯米团子,红豆馅的那种。

林彦俊今天的状态不怎么好,大概是前晚没休息好的原因,打着哈欠干完了一天的工作,无非也就是整理书籍,再防止有不轨的人想要偷书,大部分时候他会看书,这也是他来这里的其中一个原因。
关门的时候负责收银的是最后一个走的,陈立农锁门的时候钥匙不小心滑落,他弯腰摸索,却有人先他一步捡起钥匙帮忙锁上了门。

他知道是林彦俊。

书店离站台只有五分钟的距离,两个人一路无言走着,导盲杖在地面上敲击的声音让林彦俊的心有点乱。

“不会累吗。”

“什么?”

“跑这么远,每天都是这样,不会觉得麻烦吗。”

“习惯了嘛。”

“可是……看不见就是很麻烦啊。”
林彦俊觉得这话哪里好像失了分寸,他原本想表达的并不是这个意思,但大脑此刻混沌得没力气再思考和整理,不知道那个人听了会不会介意。

“看不见也蛮好的。”陈立农笑着看他,“很多本质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见的。”

比如,他现在听到了林彦俊心里的声音。
有一点烦躁,却不是对他,明明一句话都不想说,却还是硬挤出话找他聊。

“难不成你会读心术哦。”

“对啊。”

漫不经心的人愣了一下,打量着笑容纯良的少年,半晌才轻哼一声,“屁嘞。”

他们的家真的挨得很近,只是到了终点站后陈立农要多走几分钟的路,林彦俊看着那个人握着导盲杖在路灯下摸索着向前走的背影想要送他,可又找不出什么理由,内心挣扎了一小会,等做出决定时对方已经消失在了视野里。


陈立农每天早上都是第一个到的,有时候也会和林彦俊坐上同一班公车,但那个人通常不会跟他打招呼,只有在他开门的时候突然蹿到耳边大叫一声,吓到他后就忘形的拍手大笑。

“林彦俊你很无聊诶。”

陈立农有些不高兴,“下一次绝对不会被你吓到。”

“试试看啊。”

第二天林彦俊特地等到陈立农到了车站才上车,上车的时候尽量不接触到对方的身体,今天他连香水也没有喷,那个人肯定猜不到他也上了这班车。
陈立农就想的简单多了,开门的时候有个心理防备就可以了,主动敏感的时候有人靠近怎么会感觉不到。
所以当林彦俊从身后靠近的时候他游刃有余的笑着,转过了身。

“……”

陈立农的皮肤上有潮热的气息,鼻尖上的汗在触碰到时蹭到了他的脸上,林彦俊很快退了两步,刚才的距离太近了,他连陈立农嘴唇上的纹路都看得一清二楚。

“你怎么出这么多汗啊。”

“家里冷气坏了。”

陈立农局促的吐了口气,却忘了有个人就站在自己对面,呼吸都打在了对方脸上。

林彦俊更不自在了。


“动作快一点好不好。”

男人提高的分贝吸引了林彦俊的注意,那家伙乖巧的点头,一直在说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啦,五本书多少钱都弄不清楚哦。”

“对不起,但是你一下要这本,一下子又不要,所以我需要重新打一遍单子,希望可以理解一下。”

“理解你妈啦,你的意思是我的——”

快要甩到少年脸上的书被人截住,林彦俊挡在了收银台和客人中间,“想干嘛。”

“干你屁事。”男人想上前却被林彦俊一只手推开。

“嘴巴放干净点。”

林彦俊面无表情的时候很可怕,陈立农看不见他的表情,却能感受到他的情绪。

“我要投诉你!”

“去啊。”

林彦俊被气笑了,双手插着兜看着对方,直到对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懒得浪费时间,以后不会来你们这里了!”

“要走可以,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

林彦俊扯着男人的后衣领把人抓了回来,不由分说的把袋子里的东西倒了出来,是一本未拆封的书,周围的议论声响了起来,男人脸色大变,红了整张脸。

“玩小动作是不是。”林彦俊的动作有些粗暴,连小荟都有些吓到,使劲给他打着眼色,示意其他客人都没办法专心看书了。

“道歉。”

“对,对……对不起。”

“干!不是跟我,跟他!”

男人被推到了收银台前,牙关发颤着道完歉后立刻逃跑了,林彦俊收回神看着收银台里还在发愣的家伙敲了敲桌子,“喂,没事吧。”

很吵。

那些感觉被打扰到的抱怨,同情的廉价唏嘘,好事者的议论纷纷,看热闹的嘲讽和笑声。

“很吵。”

他很想发火,想关掉被迫接收到的声音,他的脑袋好像快要炸掉了。

“哈?现在又没人在说话。”

“就是很吵啊!”

陈立农分贝突然提高,吓了林彦俊一跳。

眼角红红的,像被人欺负了一样,林彦俊闷闷的想着,又不是我欺负你,朝我发火是怎样。

“这样OK吗。”

随着话音落下陈立农感觉脸被人捧住,温热的掌心盖住了他的耳朵,喧嚣远离,只剩下脉搏跳动的声音。

真拿你没办法。他听见林彦俊小声说。

“你们两个不要玩了啦!林彦俊我等会再说你,你先去收拾C区,那里的书刚才被一群小学生弄得乱七八糟的……”

“啰嗦,又没说不去。”

“那就快点啊!”

小荟气得想跳脚,如果不是打不过她真的很想跟这个人打一架。

林彦俊放下了手,盯着还不肯说话的人,最后气不过用力捏了捏他的鼻子,“跟我发脾气哦。”

陈立农听到了林彦俊心里的声音,温暖的,平和的,善意的。
他想说你干嘛对我这么好,可是又怕问出口的时候听到那个人特别自恋的回答,我人很nice啊,我对谁都这么好啊。

他发誓他再也不会去听这个人心里的声音了。

陈立农一直都没和他说过话,林彦俊有点生气,觉得莫名其妙,上公车的时候也没有等那个人一起,等那个人挤上来的时候没来得及收回的导盲杖不小心被夹在了关上的门缝中。

“诶那个!把你的棍子收一收,很危险内……”司机抱怨着又重新开了门,林彦俊看着那个人唯唯诺诺抱歉的样子又自责又生气。

“笨。”

他把人扯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拉着把手站在一旁护着对方。

“第几次了?你就不能不坐公车哦,没有我你怎么办。”

“这么多年我都坐过来了啊。”陈立农有点不服气。

“是哦,然后给别人制造麻烦嘛。”

林彦俊刚说完这句话就闭上了嘴巴,意识到自己的失言,他小心的打量着陈立农的表情,发现那个人果然生气了,抿着嘴唇不发一言。

“我开玩笑的。”

可是从他说完这句话一直到下车那个人都没有再理过他一次,林彦俊只有不爽的冷着脸。

“你说的没错啊。”分开的时候陈立农突然开了口,柔软的黑发在路灯下镀上了一圈暖黄色的光晕。

“我就是别人的麻烦。”

说完这句话后那个人就走了,依然是笨拙的样子,导盲杖在地面上发出令人心烦意乱的声音。

直到陈立农早就走远林彦俊都还没回过神,那种难堪和失落的心情像海浪一样不停向他袭来。

遇见陈立农后,他就开始变得很不对劲。


-

那一天林彦俊没有来,陈立农摸到了手边的《小王子》,那个人空闲时偶尔会给他读上几段,然后就被抓包的小荟大骂一顿,两个惯例要拌上几句嘴,林彦俊嘴巴总是不饶人的,不过到最后也还是会让着女孩子。

“农农?”

“在。”

“收钱啦!”

小荟把钱塞到了他的手里,“发什么呆啊。”

“在店里喝奶茶要付钱哦。”陈立农睁大了眼睛。

小荟叹了一声,“不然呢,员工也没有免费优待的啦。”

可是林彦俊每次拿给他的时候明明都说是免费的啊……

“你喜欢喝什么口味的奶茶啊?”小荟问。

陈立农愣了一下,摇了摇头,“我不爱喝。”


关门的时候小荟正等着他锁门,却突然笑出了声,“林彦俊你这什么啦!”

摘下头盔的男生瞪了女孩子一眼,后者乖乖的闭上了嘴巴,离开的时候还不忘看着那辆小摩托上的奶牛喷漆捂嘴偷笑。

“走。”

陈立农接住那个人递过来的头盔迟迟不动,两个人僵持着,谁也不肯先说句服软的话。

“你不是说,我总是别人的麻烦。”

林彦俊噎了一下,脸颊开始发烫,看这人站在门口一副不打算动的样子就气不过,拿过头盔扳正他的脸戴上,然后拍了拍头盔泄愤。

“我是叫你不要给别人制造麻烦啊,我又……我又没说你不可以给我制造麻烦!”

“不管啦,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一个人的麻烦。”

“很记仇诶你……”

陈立农忍着笑,坐到了后座,车很小,林彦俊咬牙切齿的在心里骂着陆定昊什么品味竟然买一辆这么小的摩托,还奶牛喷漆,很娘诶。

“你有没有见过晚上十二点的大海。”

“……我看不见,你忘记了哦。”

“我做你的眼睛啊。”

陈立农愣了一下,将头轻轻抵在了那个人的后背上,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很久才回答说好。

话音刚落车子就剧烈的震颤了几下,熄火了。

“……”

“……”

“陈立农你不要笑。”

“我哪有。“

“你在笑!”

“林彦俊你好逊哦。”

这句话他没办法反驳,林彦俊打了个电话,对电话里大吼,吼完后又恢复了干巴巴的语调,“走回去吧。”

陈立农其实完全不介意,反正路程也不是很远,走了没一分钟他突然停住了脚步,“完蛋了。”

“导盲杖没了啦!”

林彦俊突然想到自己刚才塞到了后备箱外的松紧带上,估计一路颠过来早就不知道颠到哪里去了。

“大惊小怪干嘛,明天我再买一个。”林彦俊故作镇定的说着,其实心里虚得要死,陈立农皱眉看他,因为找不到焦点,眼睛像蒙了一层雾。

烦死了。林彦俊嘀咕着。

“以后我就是你的导盲杖。”说完霸道的牵住了他的手。

陈立农很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两个人都没了话,不知道怎么的林彦俊觉得越来越热,连自己都没意识到手下的力气越来越重,直到那个人喊了“痛”才条件反射的松开了手。

黏腻炙热的湿汗。

手背无意中碰到,这一次先伸手的是陈立农,沿着指缝打开他的手,十指相扣。

林彦俊屏住了呼吸。

“你上次说你家冷气坏了,现在好了没。”

“还没有……你要来我家吗。”

林彦俊看了一眼说这话的陈立农,总觉得对方是无意这么一说而他却忍不住想歪。

那天晚上他只把人送到了家门口,那个人说喜欢他,海边的风拂过发烫的面颊,林彦俊一直没有说话,后来陈立农道了晚安,松开了他的手。


-

“所以你就一直没说话哦!”

陆定昊听到后痛苦的抱住了头,他怎么会有这么迟钝的发小啊!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啦。”林彦俊光脚踩在沙砾里,烫得他呲牙咧嘴的。

“吼,你真的是白痴啊林彦俊,喜欢不喜欢一句话嘛。”

“我又不是你那么随便的家伙……”

“他不是已经对你说了哦,不过我猜他现在肯定很后悔啦,他为什么会喜欢你啊,你有哪里好。”

林彦俊冷冷的斜了他一眼,想到陈立农的脸后又开始头痛,他承认他当时是愣住了,脑子一片空白。

陆定昊瘪了瘪嘴,“喂林彦俊,像个男人一样好不好,有什么好怕的。”


到店里的时候林彦俊在门口徘徊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进去,收银台里的人是小荟,环视了一圈也不见那个人的身影。

“陈立农呢?”

“他哦,今天休息啊,可能约会去了吧。”

“哦……你说他干嘛去?!”

“靠北哦林彦俊,声音小一点啦。”小荟白了他一眼,“就,他昨天有问我这边附近哪些餐厅比较好吃,我跟他说南路有家泰国菜还不错啊……喂你去哪里啦!”

林彦俊再一次借了陆定昊的小摩托,谁知道他上次吐槽了奶牛喷漆很娘以后那家伙就换成了粉红豹纹,如果不是戴着头盔他真的很想在路人看过来的时候找个地洞钻进去。

谁知道还没骑到门口就看到那个人从餐厅里走了出来,身旁跟着一个四十上下的女人,保养得很好,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两个人都眉开眼笑的。

林彦俊咬着牙,大晚上还和别的女人出来吃饭,昨天牵着他手说喜欢他的人不知道是谁!

两个人在路边看上去像是在等车,女人挽住了少年的手,那个人也没有推开的意思。

陈立农你是白痴哦,她挽你你就让她挽吗!

看着两个人上了车,林彦俊拉下了头盔——

他现在是真的很生气。


喜欢一个人有什么评判要求吗。

怎么样才算喜欢呢,不自觉对他好,和周围人双重的对待标准,无意识的靠近,想亲吻和触摸的冲动,到底哪一项才能够当作教科书答案告诉你,这样是喜欢,这样不是喜欢。

林彦俊一直喜欢辣妹啊,长得好看身材超正那种,他喜欢了二十多年的女生现在突然喜欢上一个男生给个缓冲期不可以吗,陈立农这小孩平时看着亲切又可爱,骨子里倔得要死,干嘛,是要怎样,晚一点回应而已,竟然这么等不及就跟别的女人一起约会,欠扁死了!

屋里亮了灯,又灭了灯,林彦俊站在门外,想进去又害怕进去。

陈立农好像才刚成年诶,不会做那种事吧,他跟那个女人一点都不合适啊,完全不般配嘛,真是……这家伙到底怎么想的啊。

“陈立农你给我出来!!!”

林彦俊朝着门大喊,声音被海风吞没,陆定昊的小摩托被他扔到了地上,头盔忘了放下,一路提着冲向门口,一副要干架的阵势。

“陈——”

突然打开的门差点撞到鼻子,林彦俊退了一步,陈立农的表情有些茫然,身上还穿着睡衣。

等到真的面对面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比较合适,林彦俊下意识朝屋里瞟了一眼,清了清嗓子,“那个
女人呢。”

“林彦俊你脑子坏掉了。”陈立农说着就要关上门却被人伸手挡住,被夹住的痛感让后者低声抽了口气。

“你怎么样啊,有没有事。”陈立农摸索着那个人的手却被对方反手握住。

“干嘛,心疼哦,那还躲着我。”

林彦俊吻他的手指,突然的亲昵让陈立农不自在的抽回了手,立在门边不走,也不说话。

林彦俊沉默着,走上了两格台阶,终于可以正视那个人的眼睛,

“说话,陈立农。“

“不说话就亲到你说话为止。”

林彦俊看着还是不肯开口的人心里堵得要命,凑上去碰了碰那个人的嘴唇,准确来说是撞,力度不知轻重的磕到了牙齿,他承认自己现在有点失控。

陈立农偏过了头,固执又莫名可怜的样子。

“还是不说话?我会亲哭你。”

林彦俊把他的脸扳正,下一秒却被那个人扯过了衣领,他也只是愣了一下就把人按到了门边。

他从来没这样接过吻。

柔软的滚烫快要把自己灼伤,没吻出什么缠绵的柔情蜜意,反倒是吻出了坚硬的嘶吼和那家伙倔强的哭腔。

“我没有不喜欢你。”

林彦俊摸他的脸安抚,小孩子的眼泪不肯落下来,睫毛却湿答答的诉说着自己的委屈。

“我的错,我向你道歉,我不应该傻站着什么都不说的,我太吃惊了你知道吗,你很好,你很可爱,你的一切我都喜欢。”

“真的,我发誓。”林彦俊小声哄着,吻他的眼睛,直到眼泪停下为止。

哄着哄着又觉得有点好笑,刮了刮那人的鼻子,“喂,你不是会读心术哦,让你读,没在怕的啦。”

陈立农摇头,他永远不会去窥探这个人内心的秘密,林彦俊说真的,他就相信是真的。

“我们和好吧,嗯?”

林彦俊朝他伸出了小指,打勾约定。

“你现在可以告诉我那个女人是谁了吧。”林彦俊把人圈在门口,不打算放过。

陈立农先是眯着眼想了一会,反应过来后用手糊住了那个人的脸,“你很恶诶林彦俊……她是我姑姑啦!”


哈?!


-

林彦俊觉得很冤枉,弄坏了陆定昊的小摩托还翘了一天的班,但哄好了陈立农,这件事就是天大的赚。

他把那天原本要送给陈立农的导盲杖加工了一下,刷了一层红色的颜料,在家里设计了一个星期才真正送到对方手上。

陈立农轻轻摩挲着手柄处那一排细微的凹痕,眼睛亮了起来,“这是什么。”

「如果我的主人走丢了,请帮忙联系他的男朋友——」
下面一行是林彦俊的手机号码,虽然他觉得在自己身边不可能有走丢的可能,不过还是觉得有必要做一点措施。

毕竟这家伙笨手笨脚的,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林彦俊用攒的钱买了一辆很酷的机车,陆定昊说那你的钱不都白攒了哦,你爸不会让你去学音乐的啦,林彦俊不以为然,爱好很重要,但陈立农更重要,音乐可以晚点学,但陈立农他现在就要。

陆定昊后来又把小摩托刷成了奶牛。

每次两辆车碰面的时候林彦俊就会居高临下的看着那辆车嗤之以鼻。

“白痴哦,说了多少次,扣子不扣戴什么头盔啊。”

林彦俊说着,还是耐心的帮人系好了扣子,陈立农笑得很欢,那个人不知道,他就是故意的,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就会渐渐失去自理能力。

林彦俊一直说自己的车技有多么酷,但每次开的时候又不是很快,不过陈立农还是会习惯性的靠在那个人的背上。

温度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

皮肤是山川,血液是河流,一个拥抱就走过了对方的四季景色。

他也不知道,林彦俊之所以放慢速度,是因为身后有了背负,就有了要守护的重量。


陈立农生日的那天书店的朋友叫嚣着要去露营吃烤肉,林彦俊叫上了陆定昊,原因是那家伙还自掏腰包买了烧烤架和一大袋啤酒饮料。

出发的时候林彦俊的车一下子就把其他人的车甩在了后面,陆定昊一边骂一边哭,吭哧吭哧的在后面跟着,后来书店的人有些看不下去,把陆定昊捎上了面包车,不过回来路过这儿的时候还得让他自己踩回去。

车子开到山路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初秋的山里夜风很凉,林彦俊拍了拍对方圈在他腰上的手,“不要睡觉,会吹感冒。”

陈立农的脸趴在他的背上,不太情愿的蹭了蹭。

林彦俊一下就把要抱怨的话吞了下去,他原本想好好教训教训这家伙的,越来越发现这家伙自带吸铁石体质,最近和新来的小姑娘总是笑眯眯的,那个人看不见倒是落得清静,他可是把女孩脸红的样子每每都尽收眼底。

停止散发魅力吧陈立农,被我一个人喜欢就好了。

“喂,你想去哪里。”

“你心里。”

“……找死哦,你不是会读心,你直接读就好啦。”

“我说了我不!”

“好好好……那你到底有没有想去的地方啊,日本,米兰,巴黎,北京,上海,香港,再不然就台北啦,都没有想去的地方吗。”

陈立农说了一句话,让他破天荒红了脸。

他一直觉得陈立农很会撒娇,不是明显的,有意图的,或是绵软的那种。
陈立农的撒娇是不声不响的,就让你缴械投了降。

温暖的嘴唇烙印在他后颈。
陈立农的声音在夜风里被吹散却又一字一句的落进他的心里。


“只要想到是跟你去哪里,我就觉得很高兴。”





评论

热度(1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