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三

俊佳 / 答案

神仙俊佳文

荆棘锁骨:

*土味爱情故事




爱就像 蓝天白云 晴空万里 突然暴风雨


无处躲避 总是让人 始料不及






黄明昊总是对一切事物有着无穷无尽的好奇心,说到底也不过是个问题很多的青少年,他总是要向世界讨一个答案的。




彩虹为什么是七种颜色,明明在出太阳为什么突然下雨,为什么手掌到肩膀的距离和另一个肩膀到另一只手掌的距离一样,为什么他偏偏喜欢上林彦俊。




第一次见林彦俊时他戴着那种黄明昊最讨厌的黑色美瞳,14.5直径,配上他的大眼眶,目光亮得吓人。




还有他说话的语调,黄明昊摸着下巴想,为什么台湾人骂人都这么软绵绵的?干,白目,你是笨蛋哦,这样真的很机车诶。




60分不能再多了,其中59分是给他的脸,剩下1分是友情分,温州人算账井井有条。




关于香蕉娱乐练习生的传闻总是有很多,其中不少就围绕着林彦俊,关于他跟这个世界不熟,关于他对白鞋的偏执。




黄明昊忽然想去招惹他,就是那种上学时面对喜欢的小女生那种心情,想要看这个总是冷酷的人露出瓦解的分毫,想要讨一顿黏腻的湾湾式咒骂。




心动不如行动,六字箴言常记心间的黄明昊故意喊错他名字。




“林yán俊。”




“不好意思,是林彦俊诶。”




“林yán俊——”




“怎样,学前班没有好好上是不是?”




“彦俊老师——”




这次林彦俊不说话了,盯着他看了半天一声不吭走了,黄明昊在背后大声喊他也不回头。黄明昊站在原地挠了挠刚染完有点痒的头皮,仔细回想林彦俊刚刚是不是耳朵红了。




在接受专访的时候,主持人挂着很八婆的表情问他想和谁换脸。黄明昊举着话筒在椅子上转了又转,秦奋在摄像机旁边虎视眈眈,朱正廷发微信问他晚上想吃什么,范丞丞说他偷偷买了台新手机可以借他玩两天。




“林彦俊吧。”答案不在上述选项里,林彦俊硬朗的五官在浮现在脑海。




结果做完采访被自家哥哥们左右夹击逼供,说了实话的勇敢少年被理所当然孤立,黄明昊失去了到手的自热火锅,失魂落魄地在走廊游荡时正巧碰到林彦俊。




他应该刚练完从练习室出来,束着发带露出冒汗的额头。白衣白裤白鞋子,整个人纤尘不染,像一块巨大的柔软白云飘到眼前。




黄明昊低头看了看自己白裤子上印着的脚印,这是他背叛的代价。




都是林彦俊惹的祸!黄明昊想着想着自己就有点火大,冲上去踩了一脚林彦俊的白鞋,然后像火箭发射一样消失在走廊尽头。




晚上黄明昊窝在床铺里玩着硬抢过来的手机,朱正廷风风火火推门进来,八卦的语气直接蔓延到屏幕前面,“哎我刚看到林彦俊鞋上有好大一个脚印!”




黄明昊手指顿了顿,“呵呵,呵,这样吗。”




“是啊,也不知道谁干的,”朱正廷挤到他旁边,“林彦俊居然美滋滋地穿着到处逛,我还以为他马上要问选管借一瓶漂白液或者把鞋子从八楼扔下去。”




“实不相瞒,”黄明昊很诚恳地放下手机,“是我干的。”




朱正廷顿时脸色大变,把他按在床上全身上下确认了一下有没有肋骨断裂或者小腿骨折。




“你给我少惹事!”朱正廷捏着他的脸总结陈词,心有余悸。




为什么啊,黄明昊下意识地又要发问,看见朱正廷的脸色又把话吞回肚子。




林彦俊总不会对自己生气的,黄明昊趴回床铺时这样想着。他记得上次林彦俊在采访里说想带着他一起去荒岛,彼时自己也凑过去问了他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啊,”林彦俊皱着眉头,“你这个小孩问题很多。”




“你也觉得我聪明吗?”黄明昊有点美滋滋,“唉我就知道这个秘密藏不了多久,是块金子总会发光。我告诉你带我你就赚了好吗,你看啊,我这么聪明,一定......”




“你可以不要再讲了吗,”林彦俊摁着太阳穴打断他,“我现在觉得你不怎么聪明,我后悔了。”




“那你带我是为了打我吗?”黄明昊心里有点凉,天下乌鸦一般黑。




林彦俊脸色变了又变,一会儿红一会儿白,一会儿黑一会儿变得更黑。黄明昊饶有兴味地盯着他,他在等妙语连珠的彦俊老师给他解答疑惑。




“你白痴哦。”最后林彦俊就抛下这么硬邦邦的几个字,黄明昊看着他离开的路径,怎么看都像落荒而逃。




廊坊的冬天下起雨来真是不得了,大家都提不起劲来,碰巧最后一次淘汰赛结束,寝室楼道一下子变得廓落,留下的人心里也空荡荡的。




节目组给他们短暂的休息时间,黄明昊捧着手机在刷土味老爹的微博,突然有了要学土味情话的念头。




彦俊老师总是鬼话连篇的,黄明昊敲他的寝室门,还没得到回应就自己推门进去。




林彦俊躺在床上看书,塞着耳机架着眼镜,锐利和柔和在他身上并存,无论是动态还是静态都是好看的。




黄明昊搓了搓裤缝,忽然感觉向很有学识的彦俊老师讨教土味情话,有点low逼。




林彦俊见了他,把皱起的眉头放平,黄明昊看到他细微的表情变化,自己心里有些说不上来的暗喜。林彦俊冲他招招手,于是他就乐颠颠地拖了把椅子坐到床边。




“教我几句土味情话嘛。”黄明昊没有把头发梳上去,于是毛糙的刘海就软趴趴地搭在额前。




他最近把头发重新染黑,整个人看起来特别地显小,跟他生理年龄吻合,现在这样眼巴巴地瞅着人,让喜欢眼神交流的大眼仔都快要融化。




林彦俊把书合上,他好像忘记看一眼右下角的页码,不过也没什么关系了。




“行啊,”林彦俊把他招牌酒窝放出来一点,“ABCDEFGH I love you.”




“什么什么,”黄明昊过了五秒才反应过来,急着要去揪他的袖子,“再来一次再来一次,没听清楚。”




林彦俊觉得他的反应有趣,于是放慢语速又重复一遍。




前八个字母要说快一点,最后三个词要看着他的眼睛说,林彦俊向来不会失手,他势在必得。




窗外雨声突然变大,一道惊雷在耳边炸响,黄明昊被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用手摁住胸口——




糟糕,是心动的感觉。




黄明昊终于做了一回落跑甜心,他离开台湾人的宿舍跑回洗手间,有些恼火地揉了揉自己发烫的耳廓,英语专业了不起,土味情话了不起。




不过今天的温州人也是精明的小男孩,黄明昊冲着镜子傻乎乎地咧开嘴角。其实他第一遍就听懂了,果真是人生在世全靠演技。




到了最后决赛舞台,定完C位就要开始研究舞台构成。林彦俊举着iPad跟编舞老师讨论了很久,最终把开场改成了一个背后拥抱的造型。




“啊这样不会有点gay gay的吗?”林超泽搓了搓刚起的鸡皮疙瘩,又被林彦俊一个瞪眼逼得立马闭嘴,做了一个给嘴上拉链的动作。




“我觉得这个想法挺好的,”编舞老师拍拍林彦俊的肩膀,“你们看一下让谁站在他后面。”




黄明昊不自觉地就挺直了腰板,他本来像一团橡皮泥一样瘫倒在地上,此时像是过敏一样全身痒痒,忍不住就要抓抓耳根挠挠脖子。




“Justin吧,”林彦俊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他被自己蹂躏过的鞋尖出现在视线范围,黄明昊猛地抬头看他,正巧目光相接,“我觉得他蛮合适的。”




黄明昊从地板上站起来,别别扭扭,脸上妈卖批,心里很高兴。




面对镜子看着两人身影重合,黄明昊偷偷从林彦俊的衣服上吸走一点皂香,他有些莫名的紧张,情不自禁地就把胳膊扣得有点用力。




“Justin可以不用抱这么紧。”编舞老师笑着过来拍他的手臂,黄明昊通红着脸颊赶紧把林彦俊松开。




练习结束他就把帽子压得低低打算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不料又被人从后面揪住。黄明昊好后悔今天穿了件兜帽卫衣,才得以让林彦俊抓住。




“去全时吗?”林彦俊朝他笑出两个很深的酒窝。




“去。”黄明昊毫无原则,黄明昊心口不一。




一路上黄明昊都不好意思跟他说话,埋头走路,用兜帽把耳朵藏得严严实实。林彦俊侧过头看他好几眼,黄明昊权当无事发生,低头猛吃关东煮,不料咬破豆腐泡的瞬间被流出来的热汤烫得一哆嗦。




林彦俊伸出手掀开他的兜帽,看见黄明昊被烫得眼泪都冒出来,拼命吸溜着空气,忍不住就上手去拍他的脑袋,“你是笨蛋吗,吃这么快干嘛。”




黄明昊一个劲地摆手,偏偏还要把热豆腐囫囵吞下去。




林彦俊一路揪着他回到宿舍楼下的拐角,那里没有站姐的高清大炮,这么冷的天也没什么人经过这个阴森的角落。




“舌头伸出来看看。”林彦俊拧着眉毛,吓人得很。




黄明昊向来是吃硬不吃软,哭丧着脸就探出来一点,林彦俊就着不太明亮的路灯也能看见他通红的舌尖。




“啧,”林彦俊咋舌,“你不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是不是?”




黄明昊舌头痛,被他训得心痛,“疼疼疼——”




林彦俊被他突如其来的撒娇攻击打倒,“我帮你吹一吹。”




真是吹牛皮不眨眼睛,往烫伤的舌头上吹气是什么逻辑,真是康德听了都要气得还魂。




可是黄明昊缓慢地眨了眨眼睛,然后乖乖把舌尖重新探出来,他一落不落地盯着林彦俊被长睫毛掩盖了部分的大眼睛,他在期待奇迹发生,期待腹语交流成为现实,期待他的脑电波成功与彦俊老师的天线接轨。




林彦俊果然是个言而无信的烂人,说好了只是吹气,但他往前迈了一小步就将被烫伤的病人纳入怀里,然后让那点受伤的舌尖消失在自己的唇舌间。




林彦俊没有吃关东煮,可是他的舌尖也同样炽烫,对于黄明昊来说不过是火上浇油罢了。




他们之间半点空隙都没有,微微错开一点换气的时刻,有温热的呼吸自唇齿间泄露,在寒冬里升腾,化成白雾将那一点裂缝填满。




被烫伤的舌尖现在才反应过来,慢慢起了一点小水泡,林彦俊在他舌尖摩挲了一下,赶紧结束这个亲吻。




“还疼吗?”彦俊老师向他可怜的学生提问。




“为什么让我抱你?为什么亲我?你是不是早有预谋?”黄明昊反问他,圆圆的眼睛挤成快乐的形状。




“哎我发现你真的问题很多。”林彦俊伸出手指推了一把他的额头。




可是黄明昊又耍赖皮似的又把脸凑上前,作势要把冰凉的手往他脖子里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林彦俊笑得再也无法控制酒窝的深浅,他把黄明昊作乱的手抓住,慢慢伸进自己外套的口袋里,“我就回答一次,再问自杀。”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因为喜欢,第二个问题的答案是因为很喜欢,第三个问题的答案是,没错。”




大厂的冬天还是滴水成冰,但是林彦俊的口袋永远跟他一样温暖,黄明昊雀跃地扑到他敞开的羽绒服里,舌尖还在隐隐作痛,可是最美味的豆腐已经被吞到肚子里。




所有的问题都得到了答案,但是黄明昊小朋友和彦俊老师还会将无意义的问答游戏继续进行,欢喜犹豫,乐此不疲。




end

评论

热度(428)